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從醫學教育到青年弘法

From Medical Education to Propagating Dharma to Youth

摘要

筆者從數十年的弘法經驗反思青年弘法的心路歷程。 在佛教信仰人口數持續下降的挑戰下,青年弘法無疑是佛教未來發展的重要關鍵。從筆者近十年來在澳洲醫學院推動省思性教學法的經驗,與所開發出的MaRIS教學模式的成果,筆者希望藉此文探索醫學教育可為青年弘法的借鏡處。

The continuous decline of numbers in Buddhist population highlighted the importance of propagating Buddha Dharma to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hrough sharing his experience in educating medical students applying contemplative pedagogy, and the outcome of the education model (MaRIS) developed by his teaching team, the writer would like to explore how medical education might be helpful in propagating Buddhism to younger people.  

*高雄醫學大學西醫學士,南華大學生死學碩士,澳洲Sophia諮商學院身心靈輔導高級專業文憑,澳洲Griffith大學應用心理學研究所哲學博士。現任澳洲Griffith大學醫學院高級講師,醫學院國際促進組長。黃金海岸大學醫院臨床教師。高雄醫學大學客座副教授,高雄醫學大學人本化醫療專業教育中心客座副主任,澳洲南天大學客座副教授。研究與教學領域包含病史詢問醫病溝通,醫療人際學, 省思性教學法,正念教育,擬真病患培訓以及生死教育。

二十九年的青年弘法歷程

筆者青年弘法的歷練始於1991年參與高雄醫學大學慧燈佛學社之弘法工作。過去29年來筆者所涉及的弘法經歷包含透過演講,著作,多媒體訪談,工作坊,研討會與大專教學等方式與平台等。此外筆者也從1998年開始在馬來西亞與台灣推廣生命教育與生死覺醒。近十年來筆者於澳洲Griffith大學醫學院執教 (創設於2005年的Griffith大學醫學系,目前入選上海世界大學排名151-200區間。在全球逾兩千所醫學院系所位列前10%以內)。筆者在醫學院負責的是醫病溝通,病史諮詢以及醫療人際學的課程。經筆者教學畢業之醫學生人數逾千,均為青年才俊。此外筆者從2002年即蒙佛光會世界總會聘請為檀講師,因為上述之殊勝因緣,筆者累積了相當的青年互動以及弘法的經驗。

在這29 年的歷程,筆者對於未來的青年弘法可謂即期待又憂心。筆者期待的是在科技進步的浪潮下,佛法的資訊的傳播可說是如虎添翼。筆者憂心的是現代青年在高科技環境下成長,傳統的佛教弘傳要如何與青年接心,這是大家需要共同探討的重大課題。

就筆者本身而言,這29年的青年弘法歷程,筆者有下列幾點心得:

  1. 現代佛法的弘揚必須回應青年的切身課題;
  2. 現代佛法的弘揚應該闡明青年的修行次第;
  3. 現代佛法的弘揚必須培養青年的領導能力;
  4. 現代的佛法弘揚應該促進連接青年的學佛社群。

首先,現代的佛法弘揚必須對青年的切身課題有所回應,青年關心的議題如全球暖化,社會正義,安樂死,同性婚姻,各種類型與層次的歧視(種族,性別,性向等)。教界都應該要有一套符合佛法教義,符合青年期待以及符合未來需求的清楚說法。再者佛法的教義固然對修行證悟的次第有非常清楚的描述,就未來青年的需求,教界應該凝聚共識闡明21世紀的青年在家修行者的典範與修行次第。既然青年是世界未來的主人,在佛法弘揚的旗幟下,我們必須要有計劃地把今天的佛教青年培養成未來的世界領導,如此我們才能讓佛教青年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發熱。最後在國際化與科技化的浪潮之下,如何連接正信佛教青年社群,壯大我們的弘法隊伍,也是大家需要集思廣益與參與實踐的重要課題。

放眼未來省思當下

根據Pew Research Canter 在2015年有關世界宗教發展的趨勢報告,在2050年,世界上主要的宗教的信仰人數會持續增加,預測顯示信仰佛教的人口數在35年後依然保持相近,因此全球信仰佛教的人數百分比會下降近2%。報告指出這是因為信仰佛教的國家的人口逐漸老化以及生育率下降的關係。

以下是2010年世界的信仰總人口數以及2050年的預測信仰總人口數:

面對這樣的未來,青年弘法的現代化可說是刻不容緩。誠如台灣知名的宗教學者黃運喜教授所說的,我們如果未來生還要信佛學佛,我們這一生就要努力弘揚佛法,因為如果我們在佛法的弘傳上不能突破的話當我們未來要投生回娑婆世界的時候,可以學佛的地方會少之又少。有鑒於此,為了青年,為了未來,青年弘法的推動與擴大是刻不容緩的。

淺談省思性教學法與MaRIS教學模式

根據Zajonc(2013)在其著作<省思性教學-高等教育的寧靜 革命>一文中提到,省思性教學法(Contemplative Pedagogy)是能夠發展學生注意力,情緒平衡,同理心連接,慈悲,無私以及創意學習的教學方法。省思性教學法希望學生在教學過程中能聚焦,觀察與探索他們內在的心緒歷程,其大意和禮記中的大學之道有雷同之處,所謂”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裡面得止,定,靜和安就是聚焦,關鍵是在慮的部分,省思性教學法中的”慮”是從情感性的反思下手的。這是因為我們根深柢固的價值觀都和情緒有很深的連結,從情感性的角度來思慮,所得的會是更深入的自我的認識。

筆者的教學團隊過去十年來在澳洲Griffith大學醫學系中根據省思性教學法設計了名為MaRIS的教學模式(Chan,2019)。MaRIS包含下列的元素:

  1. M=Mindfulness正念;
  2. aR=Affective Reflection 情感性反思;
  3. I=Impactive Experiecne衝擊體驗;
  4. S=Supportive Learning Environment支持性的學習環境。

從某個角度而言,筆者的教學模式是深受佛法的啟示與影響的。首先正念就是西方從傳統佛教靜坐擷取出來的,筆者在醫學院的教學中透過學生與模擬病人的互動引入衝擊體驗,藉此引導學生作情感性反思,讓學生從情感性的覺察看到自己的價值觀,唯有在學生覺察自己價值觀的偏差的時候,修正的行為才會產生。而這一連串的教學活動必須發生在一個具支持性的學習環境之中。

接下來,筆者希望藉這論文引導讀者嘗試體會MaRIS的教學模式。

首先筆者邀請各位憶起前述佛教信仰人數百分比下降的數據,身為佛教徒,當我們看到上述的數據的當下,我們的身心反應是甚麼呢?筆者邀請各位暫緩閱讀並自我覺察,回歸自己的身心,思維未來佛教徒人數下降的預測,藉此覺察自己的心緒與生理反應。在思維的當下,各位的身心狀態有沒有任何的改變呢?(請自我觀察30 秒)。

各位在剛剛30秒的觀察中,身心的反應是如如不動,詫異吃驚還是其他的反應呢?各位會想救這個情況做些甚麼嗎? 各位會想採取行動還是覺還是會想一切都是因緣法呢?各位有想要增加佛教信仰人數嗎?如果想要2050年佛教信仰人口會增加的話,那驅動各位行動背後的又是甚麼呢?是恐懼於人數減少力量減弱?是憂心佛教這麼好的宗教沒有辦法更普及?還是回歸到我們琅琅上口的四弘誓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呢?

以上的描述,是以MaRIS的模式來處理我們對衝擊事件的內在反應。或許你會覺得這和青年弘法有甚麼關係呢?根據我的團隊的研究,MaRIS的教學模式在我執教的醫學院獲得很大的迴響,學生經過MaRIS的教學模式的訓練之後,不管是同理心或是遭遇挫折和考驗的回復力都有統計學上顯著的提升。這教學模式如果運用於青年弘法或許會有同樣的效果。

MaRIS教學模式在弘法上的的運用

今年七月筆者受邀到紐西蘭參與2019年紐澳佛光青年會議。筆者很難得有機會參與會議的規劃,所以在會議過程中有幾個環節是不斷的提醒與會的青年們他們在當下的感受是什麼。與會的佛教青年在幾天的研討會下來,慢慢開始熟悉情感性的反思,開始把很多的佛門體驗與他們的生活做結合,研討會可說是相當成功。

其實MaRIS教學模式是可以和佛法中的聞思修相互配合運用。聞就是接受外在的訊息,思就是內在的反省,修則是具體的實踐。這樣的學習程序配合上MaRIS的模式,學員就能在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中,把心安住,在接受訊息的當下對自己的身心反應和心緒起伏有所覺察。簡而言之那就是由感受>感想>感觸>感動的漸次自我覺察。感受是指剛接受資訊的當下,感想是屬於思考的範疇,感觸是加入身心的覺察,感動是深入內在價值的肯定或轉化。

試想在青年弘法的課程設計上如果我們能套用這樣的模式,我們可以活化青年學佛的方式,讓青年朋友在佛法名相,佛門行儀之外,活化他們情感性的反思,增加他們面對訊息多變的現代社會的能力。

總結

佛陀在開悟之際曾言「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世尊這「生佛平等」的宣言(星雲大師,2016)其實就是我們未來弘法最重要的基礎。因著生佛平等所以我們必須摒棄任何的歧視,這是現代青年至為關注的議題。佛陀在人間的教法就是覺的教育,也就是引導眾生達到內在佛性的覺醒。面對現代資訊社會,未來人工智慧發達的世代,筆者有下列幾點建言:

  1. 對人工智慧的世代我們更需要關注發揚人文,人本與人間佛教的特性;
  2. 對人工智慧的世代我們更需要強調老實修行的重要性;
  3. 對人工智慧的世代我們必須包容,同理,接受 及啟發;
  4. 對人工智慧的世代我們應當落實教學相長,與他們一起開創全球化佛法弘揚的新頁。

謹以此拙文拋磚引玉,希望開啟更多5G世代青年弘法議題的討論。

參考文獻

星雲大師 (2016) 人間佛教回歸佛陀本懷‧二、佛陀的人間生活,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第二期。下載自http://fgsihb.org/art-info.asp?id=2047&errMsg=%E8%AB%8B%E5%85%88%E7%99%BB%E5%85%A5%E6%9C%83%E5%93%A1

Chan,K., Humphreys,L., Mey, A., Holland,C., Wu, C. and Rogers,G. (2019) Beyond communication training: the MaRIS model for developing medical students’ human capabilities and personal resilience, Medical Teacher. 下載自   https://doi.org/10.1080/0142159X.2019.1670340   

Pew Research Center, (2015) 下載自https://www.pewforum.org/2015/04/02/religious-projections-2010-2050/

Zajonc, A. (2013) Contemplative Pedagogy: A Quiet Revolu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New Directions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 n134 p83-94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