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人工智能时代佛弟子的作用 -人工智能终究可像人类

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

自从人类出现在地球上,人类一直追求技术发展并取得了成果。这是基于人类无止限追求欲望的结果。人类通过技术发展,主要目标在于生产能力的提高。人类提高生产力的过程中,除了解决生存所需的衣食住之外,还为了寻求游戏、快乐,也追求技术的开发。一切生命为生存所需该付出的努力中,唯独人类为了寻求游戏、快乐而开发技术、研究方法,这是在其他有情众生里看不到的。

最近几世纪以来,人类的发展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尤其,由蒸汽机与发电兴起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生产力的提高也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方便。可以说,人类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而不间断开发技术,发展工业。尽管如此,人类并没有比起工业革命前的农耕时代幸福,人类之间的矛盾反而变得加剧烈了。

回顾我们生活,到底有多少变化,只是与数十年之前作比较的话,如今整个生活物质丰富,生活便利,但我们因生活上的丰足而感到幸福吗?为了享受、为了方便,我们得付出更多努力和承受更多痛苦为代价。有调查结果说欠发达国家人们的生活幸福感反超过物质高度发达的国家。这是因为人类忽视人性,只为满足物质欲望的结果。只懂得追求欲望,它是无止尽的,不断的减少欲望才能止住欲望。

对此,佛陀早就开示人类太努力追求欲望不如努力减少欲望,引导众生走真正的解脱幸福的道路。

如今人类面临又一次巨大变革时代的来临,就是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在1969年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下,计算机讯息、工业机器人主导生产的讯息技术时代开启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人类对这个计算机及信息技术革命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还没有完全适应却发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剧变时代已经悄然而来 。

第四次工业革命,指通过机器人、人工智能发展,组合虚拟和实体生产体系,以自动、智能化控制事物,构建虚拟物理系统的产业变化。简单地说,由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生命科学几大领域互动主导的下一代工业革命。期待人工智能代替人类有限作业空间让人类生活未来更美好,让我们期待也有些焦虑。目前还不知道,人工智能代替或超越人类的一事,未来将衍生出怎样的文化冲击?

2016年3月,人工智能围棋软件阿尔法狗(AlphaGo)与韩国围棋棋士李世乭九段对局,受到全球人的关注。比赛之前,多数人认为李世乭占优势,但对弈结果则阿尔法狗4:1战胜了李世乭。李世乭在第四局对战获胜,成为人类向人工智能围棋软件取得的最后一胜。人工智能阿尔法狗的取胜,不仅在韩国,在全球其它地方也给人们带来思想冲击。让人产生‘人工智能支配人类的一日迟早将会到来’的恐惧感。这不过是微小的开始。想到可自发学习进行直觉训练能力的人工智能来发展的未来世界,当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修饰语。这可称为与蒸汽动力、电力、电脑发明一起将成为人类广泛变革的标志。世界迈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代,我们佛弟子对人工智能的运用应该抱有怎样的态度?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主题。

二。什么是人工智能

首先,我们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流人工智能发展,要进一步了解。所谓人工智能,是通过电脑展现思考或学习等人类具有智识能力的技术。人工智能在概念上分弱人工智能(Weak AI) 、强人工智能(Strong AI)。弱人工智能是没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一般在专用或特定技能的模式研发,以期弥补人类极限并达到生产效用。例如,人工智能围棋软件阿尔法狗(AlphaGo)与运用于医疗部门的Watson等可作代表。

 强人工智能是指各方面都能和人类比肩的人工智能。因为能履行类似人类做很多工作,又称通用人工智能(AGI,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强人工智能再区分与人类一个模式思考行动的类人形人工智能;另有与人不同模式知觉思考的非人形人工智能。目前的研究尚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类似人类的强人工智能还没出世。有些科幻电影以类人形人工智能作为主题情节,让我们不自觉反思人类的定位。当机器人能自发学习、思考时,到底带来怎样的结局?这些科幻电影率先引发我们思考。但类似人类的机器人问世还很遥远。

韩国佛教界针对人工智能机器人也讨论过多次。本次世界佛教居士论坛以人工智能作为本次论坛的主题,这证明我们佛弟子已认知人工智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先作用和重要性。

本次主题放在在社会上工作且更加密切体会到第四次工业革命进程的居士来讨论,再适合不过了。

下面先以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分开谈论。

三。弱人工智能的功能和佛教伦理

弱人工智能至今已经取得可观的成就。尤其,在超大规模集成电路(Very-Large-Scale Integration;VLSI)领域和程序编制上飞跃性发展,更加推动一些先进国家对人工智能的研究。不少研究专家认为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将提供能真正实现能思维的智能机器所需硬件资源。全球闻名的三星半导体公司以及韩国几家大企业认为半导体产业也离不开人工智能,试图生产体系从储存器半导体转向非储存半导体研究发展。最近的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看来是为了抵制韩国在非储存半导体领域上迅速发展。非储存半导体是一种智能电脑芯片,人工智能的研发必备配件。

目前,智能电脑内部以并行处理方式结构。所谓并行处理,指单一小晶片里组合中央处理器(CPU)、存储器、输出输入装置数百万件的集成电路组装到一起,同时执行记忆、逻辑、操控等独立的多层计算方法。

数位电脑以串联或按次序执行计算。就是独立的输入电路把数据储存在各储存器,每一次一个数据从储存器传到中央处理装置进行数据处理和计算,再用输出装置把结果输出。目前最快的电脑虽以每一秒百亿亿次的速度进行运算,但有评价说它还是无法效法人类瞬间无数联想和伴随一般化的思考作用。因此,类人形人工智能的出现还是言之过早。

在此,进一步叙述人工智能是超越笔者能力局限,也时间上不容许的。

弱人工智能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范围可以说是非常广泛的。只以目前的电脑而言,很多人都认同它将给我们说不尽的方便。弱人工智能超越电脑的层次,可自行学习、统筹数据提供最新讯息,我们对此不会什么忧虑。因为人类生活的提升而应用人工智能,就不需要顾虑其副作用。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很多人期待它将带来方便同时也顾虑其负面作用。人工智能给人的方便,对人类能力无法承担的课题,它能利用可用的一切数据,很快提交计算结果给我们在生活上有效使用。有些乐观主义者认为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有效功能,使人类生活悠闲安乐。

除了有效功能优点,有人担忧人工智能代替人将减少就业机会、出现大量失业。想当初电脑刚出世,也有人担心电脑夺走人的工作,但现在人类比电脑出现之前还要忙。所以,我认为在人工智能时代人们还是忙于工作的。

    另外,人工智能与人类不同,它没有伦理意识,只是最优化为目标开发的工具而已。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说:若给人工智能装置毫无伦理概念却最优化功能的配备,最终取得的成果不一定都理想。假如,有两辆轿车就要相撞,其中一辆有两个人乘坐,另一辆则有四个人在车上。假若人工智能只有一次机会救出其中一辆车子,它将会救出那一辆车子?我们必须认真思维,要给人工智能体系赋予多少的自律性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

也有人说:当你打开人工智能电源的时刻,就等于自身保安系统的遥控器交了给别人手上一样。因此,当我们使用人工智能体系时,要有与以往不同的新思维方式。这话意味,爱犬虽效忠主人,但不会分辨主人是否好人一样,人工智能忠实于本身功能,但没具备道德基础。对人类发明、研发的一切用品与技术,我们不得单纯评价它存在价值的好坏。就如生活中常用的刀子,当它发挥效用功能便是利人的工具,但错用危害生命时,它便成为凶器一样道理。

研发人工智能必须考量伦理要素。因为无论人类开发怎样的技术或工具,因人如何使用而呈现不一样的作用。所以,研发人工智能,要首先思维是否有助人们幸福。人工智能若用在战争或成为杀伤工具、诱发破坏环境,应该排除开发。现今弱人工智能环境下,考量它怎样使用是首要问题。所以,研发人工智能的人员本身要有伦理概念。只贪图物质利益而开发人工智能的话,随之而来的负面作用也是不可避免的。现今阶段的人工智能必然按照人为的设定运转,优良的设定必然往好的发展,恶性膨胀的设定会趋向恶性的循环。因为弱人工智能的软件运用,自然随人类的水平匹配的。人工智能开发只求效率,因此真切需要参与开发及制作人员的伦理意识,以防止负面作用。基于这些认识,注重因果真理、追求生命幸福的佛教精神更加得到重视。以佛教自利利他,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精神对待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研发、功能将给人类带来幸福安乐。

四。强人工智能也学人

    目前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实用化上,类人形机器人(Humanoid Robot)的技术水平属于最高级别。类人形机器人拥有近似人类的外形,配备了模仿人类五感的各种传感器,可作类似人类的动作,装置高水平人工智能,也能直立步行。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与人打招呼,向对方反应,说几句安慰话的水平。另外,一向被认为人类独占艺术创作领域,就如作曲、美术或作文创作,也有人工智能自创的作品让人大吃一惊。

人工智能之所以具有创作能力,是因为既有很多数据为基础,智能体系通过新的经验累积的关系。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技术的发展促进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到来,虽多少令人害怕失业,但在前面所说很可能有新行业出现,因此不需要太多担忧。除了创意开发,人性的培养和表达职业不会消失,反而更加受到重视并会加深其存在价值。并且,为了更加善用人工智能,始终会需要人类人性、人情和创意。我们反而要担忧过于依赖人工智能后,人的能力多少可能会降低、人性可能会丧失。我们要想到卡拉OK伴奏和车辆导航器,切身感受到记忆力不像以前了。

因为人工智能代替人习惯了,有可能不自觉轻视人,机器人能代替人做事,甚至会看不起人的情况。科学家说无论在哪个领域,只要反复性、可预测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胜任。韩国有些人觉得法官判决不妥,说要由人工智能代替法官。当人的作用价值下落时,不得不思考人性尊严的问题。就算人工智能,目前的技术不容易让人工智能达到人类肉体感受的触觉和微妙感情同步化,有可能发展到接近人类的程度。目前虽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现实,但类人形机器人的人工智能终究要像人一样为最终目标。因此,人工智能显然要学会人类的一切行为。若有一日,懂得自律的强人工智能出世,它会明显的要学会做人的。强人工智能看着人的好与坏、善与恶,想要跟着学习,也要学人向外表现。因此,如同在前章弱人工智能说到,类人形机器人的强人工智能的开发人员的心理状态和意图是极为重要的。事物生灭变化法则的因果在这里也不例外的。人工智能的开发动机和目标若是善因的话,妥善的运用环境则为善缘,由此获得的美满结局便是美好结果的。因为人工智能的不妥运用,将招致严重灾难。

当人类缺乏伦理道德,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弊端。若人们心存正念,具备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心愿,为了人类幸福的心参与开发类人形机器人,必能取得美好成果。

五。结语

当今人工智能定义尚未成熟之际,对人工智能的开发,短期内我们多少会感到不安,但从长远来看还是充满期待的。人工智能的初期阶段可能会看到负面作用问题,等到一定时候问题将得到解决的。当问题出现就找到方法解决,这是人类的历史经验。至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的作用,有一些人相信它将为人类社会带来更富足美好的生活,有一些人则人性丧失的焦虑担心。

人类若以佛教思想做为精神基础的话,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人工智能的作用,一定是肯定的有很好效果。佛教善知识是精神典范,要发挥正能量弘扬佛法,在工作上比较容易接触人工智能的佛教居士更要发挥良好的社会作用。 佛经上说‘一切法因缘生’,世间一切有为法,都不是单独存在。人类懂得自利利他道理,为人争取幸福安乐时,人工智能的未来也光明灿烂的。中道是佛教的根本立场,空是世间事物的一种特质。要让这个世界变成地狱或变成佛国境土,都在于人的念头上。这个道理同样可应用到人工智能。我们不需恐惧看待人工智能机器人出世,也不要太多的期望。我们佛弟子只管挺身站出来做好点亮人类心性的工作。当人的心识光明了,人工智能也自然运用在善好的层面上。即使像科幻电影里一样有自行思考、自主学习的强人工智能机器人某日出世,它们也免不了学人的。我们也许从没有憎恨和欲望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身上,学习到更多的东西。为了迎接这样的时代,我们佛弟子要坚持修持身心,尽心尽力弘扬佛法,努力建设幸福社会。这就是我们佛弟子恒久不变的使命。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