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智人、人工智能与正念

原文发表在《第五届世界佛教居士论坛》– 人工智能时代的佛教弘化(2019 11 8 10日,马来西亚马六甲爱法摩沙度假村)

现今活在世界各地的77亿人口,都是属于智人种(学名:Homo sapiens),意思是有智慧的人。根据研究,大约在六万年前,智人开始从非洲大陆,迁徙到欧亚大陆,过后通过那时的白令海峡陆桥,进入到美洲大陆。智人的迁徙,取代了当地的直立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而繁衍到如今生存在世界各地的人口。

在生物学的分类来看,智人是属于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的物种。在著名作家与历史学家Yuval Noah Harari的全球畅销书”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里,就以大历史的角度来谈智人如何在这场人类演化的道路上,成功的超越其他人属人种,而进步到如今的人类。这本书的中译本为繁体的《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和简体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作者的第二本畅销书则取名“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 中译繁体本为《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简体本为《未来简史:從智人到智神》。这本书进一步提到现今的全球文化以及快速发展的科技如何在未来塑造出超等的人类,不只可以延长生命,也掌握各种最新科技成果,同时也可能面对未来人工智能机械人的挑战。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著名物理教授Max Tagmark 在他的书“Life 3.0: Being Human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提到了生命1.0到生命3.0的理论。从35亿年前地球上单细胞的生命开始,生物界的演化与基因突变带来了如今地球上所有动植与生物种以及曾存在地球上已灭绝的生物如恐龙等。在这些物种里,对于环境的认识与调适和物种知识的传承都是通过基因传播给下一代,所以进化的过程缓慢,这就是所谓的生命1.0的阶段。

生命2.0是由于人类时代的来临而开始的。在远古的时候,智人的老祖先创造了语言,过后又发明了文字,把知识通过世世代代都能够明白的方式记录下来,并经由教育的功能与学习的努力,把这些知识传承下去,也把创新与发明的新知识保留和宣传下去。这种知识传承的方式肯定比生命1.0时更加快速有效,而且全球的人口都可以通过书本和互联网去学习,因而促成科技的快速成长,生活习惯的变化和人心社会的改变。

从生物基因过程主导的生命1.0,到以文化教育技术支持的生命2.0,未来我们将迎来的是以生物物理信息科技改造的生命3.0。通过未来的科技,我们可能可以复制器官,或甚至复制人脑,并掌握了把旧脑的所有信息传输到新脑的能力。我们也可以创造出智能的机器人,把所有需要的知识传输到机器人的记忆体内。在生命3.0的时代,记忆知识和肉体器官都可以复制与改良,这些超等的新人种和智能机器人可以展开开拓宇宙的漫长新旅程。

如今,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科技的发展在信息科技、生物科技、纳米科技、量子科技和脑科学科技的大力发展以及科技大整合的力道下,互相辅助,进展神速。通过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机械人等运用,未来的社会、工业和人类生活方式将会继续改变。谷歌的科技总监Ray Kurzweil曾经预言2045年是科技奇点年(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 Year), 这一年他估计人工智能的能力将会超越人类。未来的发展我们不晓得智能机器人是否会取代人类为主人,但是他的能力与功能将是生命3.0里所预计般强大。

试想一想如果我们要培养一位如爱因斯坦般的顶尖科学家,通过传统生命2.0教育的方式,要在全球培养出一位这样的科学家并不简单而且需要的时间很多。但是假设有间企业设计和制造了一个全球最好的智能机器人,如果我们想复制的话,在短时间里就能够制造出千万个来,这种生命3.0的高人才培养效率,是生命2.0教育方式不能比拟的。而且,生命3.0的智能机器人,不只可以在短时间里加载所需要的知识,而且二十四小时不休不眠、可以通过机器人间的超速网络来沟通合作,这个机器人群的力量是非常巨大和挑战性的。

讨论到这里引发了更深层的思考问题,那就是如果智能机器人通过记忆的能力,记录了各种量化的好和不好的经验,是否可以通过自身的算法为了优化以达到未来的最佳表现或经验,而能够自主的产生情绪、感情、甚至我执而产生烦恼呢?

以上所说的智能机器人版本优化的快速发展,以及其对人类发展的帮助或生存的挑战,是一个需要人类关注的大课题。另外一方面,科技与医疗的提升,在未来也可能允许人类把渐渐失去功能的器官,用干细胞的技术培育新的器官,最终的目的是培育新的大脑,把所有在旧大脑里的信息与脑神经网络的内容拷贝和传输到新的大脑去。不确定的是当新大脑开始思考时,会否是同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苏醒过来还是另一个独立的自我意识的生起。有朝一日,这种超人的诞生及其所带来的影响,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

那么,面对科技的快速发展,人心里的安定与自在又如何去调整或提升呢?

著名的作家Daniel Goleman在他那本全球的畅销书”Emotional Intelligence“《情绪智商》里,强调了情绪智商的重要性,也让人们了解在人事与物的处理方面,如何观察自己的情绪波动和处理情绪是大家应该学习掌握的。

过后,他观察到在手机盛行的年代,人们开始碎片化自己的时间,机不离手,不善于专注而常常胡思乱想,就在2013年写了另一本书”Focus:The Hidden Driver of Excellence“《专注》。

在《专注》这本书里,他强调说现今的人类,随时随地都可以接触到来自互联网的信息,以及来自社区媒体各种传自朋友、同事、亲戚或群组的信息和多媒体内容。所以,在这种信息泛滥的时代,人们开始被这些信息驱使,而难于把自己的精神专注在自己的学习、工作和相处方面,使得脑筋与情绪无时无刻都受到信息的左右而心难于宁静。所以,他建议新时代的人们要重新学习专注,活在当下。

在2017年,他与美国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Richard Davidson教授合著了一本新书,书名是“Altered traits:Science Reveals How Meditation Changes Your Mind, Brain, and Body”,中文名为《平静的心,专注的大脑:禅修锻炼,如何改变身、心、大脑的科学与哲学》。书里描述了他们两位三十多年前开始在哈佛大学就有兴趣研究的静心禅坐与脑神经网络的发展和影响。近年来由麻州大学医院Jon Kabat-Zinn 教授等倡导的MBSR(Mindfulness based Stress Reduction)正念减压方法不只让病患对于减低病痛的感觉上有所帮助,而且普遍上在欧美许多大企业如Google、Apple等都受到员工的欢迎,也在企业里进行各种静心正念相关的学习和活动。与MBSR相关的MBCT(Mindfulness based Cognitive  Therapy)正念认知治疗方法也被用来梳理和治疗人类心理的痛苦。

书里透露了从各种研究中,metta meditation慈心禅的修习可以让人们脑部的同理心增长,并提高人们的幸福感受。通过禅修,不只专注力提高,也能够更好的调谐与降低脑内主管情绪的杏仁核(Amygdala)的活跃度,提高脑部前额叶皮质理性思考的能力,更好的专注与觉照事物与心理的变化,这也修改了脑神经网络的迴路,加强正念和同理心。同时身体内的副交感神经系统可以更好的运作和放松身心,以及提高端粒酶的作用,延续DNA端粒长度,增强免疫细胞的能力,减缓脑部的老化等。

现代的脑科学研究,通过fMRI(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仪器的脑活动图片分析,脑科学家们发现我们脑内有一个分布式的基本活动区域叫着预设模式网络(Default Mode Network),当我们在专注于某项工作时,在脑内相关的工作领域神经元网络会被激发。但是当我们一不专注时,脑内就会激活这个预设模式网络,开始根据当下的五官感觉,加上过去的经验,未来的猜想和本身知识的引伸,进入各种想象的空间,做出新的猜测,提出可能的忧虑,种种的假设和如果,或胡思乱想,造出了各种的心内世界和烦恼。但是如果我们有觉察的力量,回到专注的正念,可以专心办当下的事,可以记忆过去而不牵挂,计划未来而不忧虑,就可以减少这个区域的活动,以及相关的痴想和烦恼。

随着科技的进步,如果我们可以好好的运用科技工具,来帮助我们提升自觉和专注,那是很好的。比如在欧美一带很受欢迎的Headspace静心手机应用,就是很适合活在科技世界里想要修习内心宁静的现代人。在手机里定时发出正念钟声的应用,也能够常常提醒我们提起内心的专注。其他如网上的经典选读或法师宣讲,或手机上的佛书阅读,甚至许许多多网上宣扬善心的视频和社群媒体上的善心分享,都是在网上的盏盏明灯,时常提醒我们保持正念,培养慈心,觉察内心的起伏,让我们更自在的活在熙熙攘攘的现代社会和信息泛滥的网上世界里。

著名的创业家Elon Musk,除了创建Tesla电动车和SpaceX航天火箭外,也创建了一家以探测脑神经元信息为主的公司Neuralink,在2019年中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们报道了如何通过植入比发根还细的电感线到人脑的神经元网络里,探测里面的基本信息,分析和了解信息的内容,希望可以了解脑的信息来操作或控制仪器等,并期望以后可以把这些信息正确的传回脑内,建立脑与机器的联通。 我们不晓得未来的科技发展会如何的进步,但是未来是否所有的人的起心动念都可以从外部探知,而因此可以有更好的人心交流,或把人心植入到机器人里来永续生命,都是很难预测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管在什么时代,科技如何昌明,人心或智能机器人的心,都需要更好的静心、净心,才有望观自在而安住。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