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AI時代的佛法 – 想像與方向

1. 三種人

2. 五大功課

3. 學會相即的十四原則

4. 做個快樂且有效的佛系人

5. 從世間AI 到佛法 AI 的整合者、領導人及大覺者 – 您就是那個人!

從世間 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igence)到佛法 AI(覺性整合,Awakened Integration

要如何具足把世間 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igence)轉化或整合到所謂的佛法 AI(覺性整合,Awakened Integration)呢?

三種人:我們該選擇做哪一種人?

社會學家和希臘哲學家把社會中的人分成三種:

(一)白痴/傻子 (Idiots)- 以自我為中心、自私自利者,毫無品德、知識、智慧和技能;是野蠻人(barbarian)的稍微提升或進化而已。

(二)部族/族群主義者 (Tribes People) 以自己的族群、派系、傳承為忠心奉獻的對象;在佛教中,即是以自己的宗派、老師、山頭、道場為“第一優先”者;也可以說是所謂的一師一道、山頭主義者。

(三)真正的公民 (Citizens) – 具足智慧、知識、能力及品德者;為追求全體之福利而努力奉獻自己的人;在佛教中即是證知無我慧、廣發大悲心之真正菩薩行者,以 “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為己任者。

三種人:我們該選擇做哪一種人?!?

領導者、管理者、行者和教授者所必須擁有的當代洞見和領導特質

從事件 AI到 佛法 AI的五大功課:

  • 具有與時並進 的創建和先見之明 – 並隨時準備好去修正自己原有的想法和概念 (When you change the way you look at things – the things you look at change):

要對 世間 AI的科技發展有所掌握乃至於超越,不得不和佛法的宗旨相互呼應和整合 – 也就是一切都必須由內而外,從改變自己的思想和觀念為啟示,以達到華嚴經上說的: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偉大科學家愛因斯坦也曾說過:

“我們人生中最大的決定之一:就是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充滿善意的宇宙中,還是生活在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裡?”

華嚴經也說:

一切福田

不離方寸

從心而覓

感無不通

而世間 AI就是我們這個充滿希望和光明的現代世界裡最偉大最令人興奮的發明之一 – 如果你以這樣積極樂觀的態度來看待世間AI的進展和可能性的話 – 那佛法能夠藉由 AI的進步而如日中天、普傳十方的日子也就並不遠了!

  • 讓自己的世界裡充滿慈悲和智慧(There’s no rationalized resentment )– 讓世間 AI成為我們佛法AI的擴大器和踏腳石;去自利利他、自他圓滿;使其成為大乘菩薩道上的質量、資糧和證量;AI是“無礙”和“大愛” 的AI而不是悲哀的 Ai…
  • 選擇做一個懂得療愈自他和此世界的一個和平使者

(Be a Healer and Peace Maker):

達賴喇嘛曾說過:「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能夠療癒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

  • 向一切可能性開放且又無執無求 (Have a Mind that is Open to everything but attached to none): 一切都是可能的 – 這也顯示出我們對自己佛性的信心和承擔; 也知道說圓滿清淨的佛性是絕對不可能被世間的染污或煩惱所捆綁及染污的 – 相反的,若能善用事件 AI;我們就能把佛性和菩提心自利利他、覺行圓滿的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了。

戊.  以充滿熱誠及進取的態度和方位來追求和弘揚佛法 Don’t die with the Music still in you – 不論在音樂、藝術、弘法、教育、科技等等各領域,欲以 AI科技為大方便者;應該掌握時代的契機而善加發揮自身的潛能來利樂大眾矣!

學會相即的十四原則

所有和AI 有關的佛教領導者、管理者、行者和教授者所必須擁有的佛法見地和原則都應該具足世界佛教的願景、眼光和見地。說到世界佛教,除了漢傳佛教所熟悉的“人間佛教”之外,就不能不談由一行禪師等人所倡導之入世佛教了。

入世佛教之概要:

  • 意指佛教徒應該努力將他們內在的禪定體驗與佛法教義應用在社會、政治、環保、經濟之上,鼓吹主動反抗不公義的事物。
  • 「入世佛教」的理念由越南禪宗僧人釋一行所提倡,並在西方世界成長。
  • 是一種關懷社會的佛教運動,透過「關懷弱勢社群及參與社會運動;甚至不惜抗衡當權者」從而活出佛家思想的精神。

《 十四項正念修習 》

第一項正念修習 —— 開放

我們知道痛苦是由盲信和不寬容造成的,因此我們決心不膜拜、不局限於任何教義、理論或意識形態,即使它們是來源於佛教。佛教教義只是一些導航要訣,幫助我們學習深入觀察和培養我們的智慧與慈悲。他們不是用來發動戰爭、殺戮或為其殉身的教義。

第二項正念修習 —— 不執見

我們知道痛苦是由執著與偏見造成的,因此我們決心避免狹隘之心,不被目前的見解所束縛。我們將學習並實踐不執著,以便以開放的心態面對他人的智慧與經歷。我們知道我們現在所掌握的知識並非是一成不變、絕對的真理。真理來自於生活。我們將每時每刻體察自己及我們身邊的生活,終生學習。

第三項正念修習 —— 思想自由

我們知道當我們把自己的主張強加他人時,痛苦便產生了,因此我們決心不以任何方式 – 權威、威脅、金錢、宣傳或灌輸 – 來強迫他人接受我們的觀點,即使他們是我們的孩子。我們尊重他人擁有不同見解的權利,以及相信什麼、作何決定的權利。但是,我們要通過充滿慈悲的言談話語來幫助他人摒棄盲信與狹隘心理。

第四項正念修習 —— 覺知痛苦

我們知道深入觀察痛苦的本質可以幫助我們培養慈悲,尋找解脫痛苦的道路,因此我們決心面對痛苦不回避,不逃脫。我們決心設法解決,諸如通過個人行為、影象及聲音,來與那些處於痛苦中的人接觸,以便深入理解他們的處境,幫助他們把痛苦轉化為慈悲、安詳與喜悅。

第五項正念修習 —— 簡樸、健康的生活

我們知道真正的快樂源於安詳、穩健、自由與慈悲,而不是財富或名望,因此我們決心不以名望、利潤、財富或肉體快感為目標,也不把財富積累建立在千百萬人忍饑挨餓的基礎上。我們決心過簡樸的生活,並把我們的時間、能量及物質資源同那些需要的人分享。我們將實踐一種有正念的消費不飲酒,不使用毒品,或其他使我們上癮的毀壞我們及大家的身體,破壞我們及集體意識的產品。

第六項正念修習 —— 對治嗔恨

我們知道生氣破壞人際關係並產生痛苦,因此我們決心當憤怒之火升起時照看它,辨認並轉化深埋在意識之中的憤怒的火種。當憤怒撲來時,我們決心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而進行專注的呼吸或行禪,並且了知、擁抱和深入觀察我們的怒火。我們將學習以慈悲之眼觀察我們認為是憤怒之源的人們。

第七項正念修習 —— 樂住當下

我們知道生命就在當下一刻,並且我們能夠樂住當下,因此我們決心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訓練我們自己深刻去生活。我們將努力不為過去的發生事中迷失自己,或被過去的遺憾、和對將來的焦慮或目前的渴望、憤怒與嫉妒所挾持。我們將練習專注的呼吸,以便回到當下這一刻。我們決心學習正念生活的藝術。通過接觸我們自己及周圍精彩、新鮮、健康的元素,以及滋養我們內心的歡樂、安詳、愛與智慧的種子來幫助我們轉變並治癒我們意識中的不良因素。

第八項正念修習 —— 團體與溝通

我們知道缺乏溝通總是帶來分離與痛苦,因此我們決心訓練自己以慈悲的心來傾聽並講愛語。我們將學習不主觀判斷、不反唇的傾聽方式;不講會產生不和及使團體破裂的話。我們將盡一切努力保持一種通暢的交流,並調和、解決所有衝突,無論是多麼小的一個衝突。

第九項正念修習 —— 真語和愛語

我們知道言語會產生痛苦或歡樂,因此我們決心學習真實的和富有建設性的講話方式,只使用那些激發人們希望和信心的言詞。我們決心不為滿足個人利益或取悅大眾而傳播不真實的事情,也不講可能引起分裂或憎恨的話。我們不傳播那些我們不知是否真實的消息,也不批評或譴責我們不確信的事情。我們將盡力去揭發不公正的事件,即使這樣做會危及我們的安全。

第十項正念修習 —— 保護僧團

我們知道僧伽的實質和目標是實踐智慧與慈悲,因此我們決心不利用佛教團體為個人謀利,也不將我們的團體轉變成一個政治工具。一個精神的團體應當是站在明確的立場上反對壓迫與不公正,並且應該在不參與派系爭鬥的情況下為改變不良現狀而奮鬥。

第十一項正念修習 —— 正命

我們知道我們的環境和社會遭受了巨大的暴力與不公正,因此我們決心不從事對人類和社會有害的職業。我們盡我們的努力選擇一項有助於實現我們智慧與慈悲理想的生計。考慮到全球的經濟、政治與社會現實,我們將做一個有責任感的消費者與公民,不投資建立剝奪他人生活機會的公司。

第十 二項正念修習 —— 尊愛生命

我們知道許多痛苦都是由戰爭與衝突造成的,因此我們決心在日常生活中培養非暴力、智慧與慈悲,推進和平教育,正念的靜慮,以及在家庭內部、各組織之間、國內及世界範圍內的和解。我們決心不殺戮,也不允他人進行殺戮。我們將和僧伽一起深入修習內觀,來尋找保護生命、防止戰爭的更好的道路。

第十三項正念修習 —— 慷慨

我們知道痛苦是由剝削、社會不公正、偷盜及壓迫造成的,因此我們決心培養我們的慈愛,並學習如何與人們、動物、植物及礦物更好的相處。我們將同那些需要的人分享我們的時間、能量、及物資,以此來實踐我們的寬宏大量。我們決心不偷盜、不佔有他人財物。我們尊重他人的財產所有權,但我們要盡力阻止那些把利益建立在人類痛苦或其他生命痛苦基礎之上的行為。

第十四項正念修習 —— 正業

(居士):我們知道單純由性欲引發的性行為並不能驅散孤獨感,相反它會產生更多的痛苦,困惑與孤獨,因此我們決心在沒有共同理解、愛與長期感情基礎的時候不與他人發生性關係。在性關係上我們必須認識到它可能會引起更為深遠的痛苦。我們知道要保持我們和他人的快樂,我們必須尊重雙方的權利與感情。我們要盡一切所能保護我們的孩子免遭性侵害,保護我們的伴侶及其他家庭成員免遭不正當性行為所帶來的家庭破裂。我們將尊重善待自己的身體,保存自己的元氣(精、氣、靈 sexual, breath, spirit)以實現菩薩理想。我們應知道將一個新生命帶到這個世界上來我們所應承擔的全部責任,並且要對這個即將為他帶來新生命的世界進行靜思。

(僧尼):我們知道成為一個比丘或比丘尼的志向只有在遠離塵世之愛的束縛下才能實現,因此我們決心過樸素簡約的生活,並幫助他人保護自己。我們知道孤獨與痛苦並不因兩個肉體發生了性關係而有所減輕,而只有在真誠的理解與仁慈的情況下才有能減緩。我們知道性關係將破壞我們作為比丘或比丘尼的生活,將阻止我們服務終生的理想,並且會傷害他人。我們決心不壓抑也不誤待我們的身體(not to suppress nor mistreat our body),不把我們的身體當作是一種工具,而是要學習尊重我們的身體。我們決心保存我們的元氣(精、氣、神)以實現我們的菩薩理想。

做個快樂且有效率現代佛系人

一般人說道所謂的 “佛系”時,眼光和嘴角中總是閃爍著不屑和輕蔑的光芒。

不知道什麼時候,佛系一詞開始盛行。一時間衍生出了很多佛系xx,諸如佛系男友、佛系女友、佛系父母、佛系企業。。。。。。就連家長群裡也經常把育兒方式拿出來比較,這個說自己是獅吼派,那個說是佛系等等,彷彿你一說到自己是 “佛系 XX”時,全場的人都應該為你行注目禮,全部聒噪都應該就此而安靜平息了下來。

為此,我專門谷歌了一下,想見識見識這個詞的深厚內力:佛系,就是看淡一切,以平靜的心態笑看雲起雲落、追求愛與和諧的精神狀態。一個詞概括:與世無爭。這在充斥著商業競爭、人性險惡的世界裡可謂是一股清流。那麼到底是不是一股清流呢?

其實,佛教(特別是漢傳佛教)在發展的千年歷程中,人們對佛教文化的誤解始終存在。在許多人膚淺和片面的認知裡,只有在現實裡一敗塗地的人才會“遁入空門”、“打發余生”;也以為只有這種人才會因為自己的無能、消極、避世和悲觀才把自己成為 “佛系 XX”或佛系人。

  佛教難道真的等於消極避世?入佛門難道是一件像“葛優躺”那麼輕松的事情?NO!

  佛門弟子 – 不管出家或在家,都應該是發廣大甚深之菩提心而修行、弘法、利生;在修行時光裡,早晚課誦、嚴持戒律都是基礎;參訪有所成之後,弘法利生更是佛子的本分事。發菩提心,行菩薩道,都需要莫大的修行功夫和勇氣。對於這一切的一切,《無量壽經》說得好:“勇猛精進,志願無倦。”這樣的悲心大願,豈是消極避世的思想能夠比擬的?

  總而言之,“佛系青年”們保持一份從容不迫的平常心面對生活,是一種可取的態度;同時,我們也要保持一顆“精進”的心,在生活中不斷積極進取。而古往今來,我們其實從不缺所謂的“佛系人才”– 他們真正做到了“平常心”,也做到了“精進勇猛”,其中既有佛門弟子,也有深得佛教文化精髓的在家居士。

近代高僧太虛大師,更是一個非常 “佛系” 的大師,也是一個中國近代佛教改革運動中的一位理論家和實踐家。面對近代中國佛教凋敝的危局,太虛大師當仁不讓,提出“人生佛教”、“人間佛教”思想,畢生為佛教改革運動和弘法事業付出心血。

  為此,太虛大師身體力行倡導“佛教三大改革”,並且創辦僧伽佛學院,培養新僧人材;組織居士正信會,團結各界信眾;出版書報雜志,宣傳佛教文化,為中國佛教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

  佛法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不論是佛法還是“佛系”,佛教文化在中國文化的發展歷程對歷代青年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在“互聯網時代”,我們也應該正確理解佛教文化,學習其中的智慧,更好地在屬於我們的時代裡,做一個“佛系人才”。而做一個真正的佛系人,也更是當今佛教界每一個領導者、管理者、行者和教授者所必須擁有的現代人品質

而已故李元松老師所創立的現代禪教團是少數讓我為之深深讚歎、隨喜及欽佩之佛教新興教派;其提出的《現代禪道次第》非常符合新時代 AI佛教徒/佛系人才所應追循之修學次第與方向:

道次第之一:開放心靈

道次第之二:培養理性、人道的性格

道次第之三: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

道次第之四:吟詠大乘經典

道次第之五:定中觀察三法印及潛伏心態

道次第之六:於日常中實踐三法印的精神

道次第之七:頓悟一切本不生,現觀緣起空寂性

尤其其第二次地更是擲地有聲,猶如久旱逢甘霖之醍醐灌頂、大地春雷!茲摘錄一些李元松自己曾說過的話如下:

(一)“今天無可否認的,理性、民主、人道、愛心的思想和精神,已成為世界任何國家、任何個人都無法阻擋的時代潮流,佛教的弘法師如果有遠見的話,就必須和世界潮流相呼應,以科學的方式、人道的方式、民主的方式、愛心的方式、理性的方式來布道傳教,這樣才能開發新的佛教領域,使佛教在既有的信徒之外,另攝受更多的文明人類來信奉佛教真理。”

(二)“理性、民主、人道、愛心的性格,不但是學佛的基礎而已,甚至就是圓滿人格者——佛陀本人的性格。事實上,一個人的智慧越高,心靈品質越好,則流露出的人格,當越是富寓理性民主性格的。無論從緣起無我的理論去推究,或是根據自身的禪修經驗,我都獲致同樣的結論,因此力倡此說。”

(三)“理性、民主、人道、愛心的思想和性格,都是成佛的基礎,甚至是佛陀人格的表現,有朝一日,果真我們所處的社會,每一個角落都洋溢著理性的人文氣息,每一個人都富有民主風度和悲憫心的涵養,那時我們還有必要在乎佛教是否興盛?同時這樣的社會,距離清淨的佛土還會太遠嗎?”

從世間AI 到佛法 AI 的整合者、領導人及大覺者 您就是那個人!

而在這個 AI時代的佛教領導者、管理者、行者和教授者又必須擁有哪一種佛教未來觀呢?

如欲認真融入於當前的全球宗教發展趨勢,包括把世間 AI的發展並 “轉為道用”的話,我們必須對肯. 威爾伯(Ken Wilber)所提倡的“整合靈修觀” 有所認知和體悟:

“而要踏上這一條無限潛能的成長之路,真正的關鍵在於四大象限的實修和整合:不但要在個人情感、心智、靈性面(個體內在1)探索和修行,也要以運動、營養和飲食來鍛鍊身體(個體外在2);不但要實踐社會責任,關注公益、生態和環保議題(集體外在3) ,還要處理好自己與家人、朋友、社群的關係 (集體內在4),使關係成為個人成長的一部分,降低自我中心傾向,透過與他人及自然萬物的深層連結,擴展生命的深度及視野。”

~ 肯. 威爾伯(Ken Wilber) ~

威爾伯本身是個心理學家而非宗教的信徒或布道者,其理論的復雜性、含糊性並不能抹煞其對心理學的創造性影響,而通過他的理論與實踐,則切實的加深了東西方思想文化的交流,也使得東西方意識領域的整合成為了可能。其最新著作即以“未來的宗教 整合佛教觀”為題,為東西方之宗教界、教育界、科學界、心理學界帶來了不少思想上和概念上的衝擊、火花和激盪。

結語:

在為大馬的 《清流論壇》撰寫其五大宗旨時,我想到了和這一次的主題很有關係的一些論點,就此改寫下了以下此五大宗旨:

1.       集思廣益

架構並開展專屬世界佛教各種教內外之課題輿論平台,運用AI科技來集思廣益、共尋對策,釐清迷思、破除邪見,啟發「正智、正見、正思維」。

2.       國際接軌

以此為基礎,和世界國際佛教界接軌,以AI技術及創見達到 《同體共生,同心同願》的遠大理想和目標。

3.       和諧隨喜

以 《和諧對話、隨喜增上》為主軸,以AI科技之先進技術和基調來提倡並開展教內三大傳承(南傳、漢傳及藏傳)之對話、合作及交流。

4.       跨教交流

以 《平等對待、相互合作》為初衷,以先進 AI科技為基礎,開展當代佛教與其他宗教(基督、伊斯蘭、印度教等等)之對話、交流及合作。

5.       參與社會

以 《跨界無疆、無邊弗遠》為理想,以目前AI技術和掌握度為大前提,開展各國本土佛教界與其它諸如政治、經濟、文化、教育乃至於 AI科技界等等各大領域之對話、交流及合作。

達賴喇嘛尊者曾經幽默地說:


“如果你認為自己太渺小,無法奉獻自己改變世界 –  那你可以做一個實驗,那就是與一隻蚊子睡在同一個房間。

在建設世界佛教的大方向面前,我們不必妄自菲薄 、自慚形穢– 因為每個人應該都是無需頭銜的重要領袖、“大人物”或 VIP (Very Inspiring Person), 也都是教學相長、自利利他的菩薩行者。期盼在這裡和各位相遇相知所迸發出的一點點靈光,能夠讓自他完善,繼續地在各自的修行旅途上引領大家,無止境地發光發熱、慧日增輝。

愛因斯坦也說:

我們有兩種態度可以選擇來面對這個世界 – 一是這個世界是充滿奇蹟的;二是這個世界是沒有奇蹟的。

我寧可相信一切的一切 – 包括 AI尤其AI- 都是人世間發揮自身心智功能的小小奇蹟,也更可以是展現佛法度化

一切不離性空及緣起,故一切都是可能的。佛法的修行及證悟,當能把握當下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時空之緣起及空性,創造出一個具足覺知及整合智慧 (Awakened Integral Spirituality)之美好未來!

安住平等相

廣發大悲心

諸佛常護念

百福自莊嚴

每個人心中的覺性、決心和覺醒是整合一切世出世間一切學問、技術和成就的最大要素。從世界 AI到佛法 AI,期盼我們都能把當代科技的 AI趨勢 “轉為道用” ,從有限的、機械的、冰冷的 AI轉化提升成佛法解脫成就的無礙和和無限深遠的大愛!

我們既要人工智慧的AI,也絕對不能沒有佛法中無礙的覺性整合智慧(Integral Spirituality)和充滿無限潛能的智慧、慈悲、大能和大愛!我們要🈶愛也要🈶 AI!

偉大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說: 科学没有宗教是瘸子 宗教没有科学是瞎子。而我們也可以在這裡衍生出一句智慧之言:

人工智能 (世間 AI)没有佛法之智慧整合 (Awakened Integration)就是個無法正確前進的跛子;而當代佛法若失去了掌握 AI的契機,也必然是個前途暗淡無光的瞎子 ! 最後,祝愿各位能以兩種 AI相互成就、福慧雙修,以法為師、 以自為光;慧光普照、自性生輝!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