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佛教的未來在AI

    很榮幸受邀擔任專題發言人,針對大會主題「人工智能時代的佛教弘化」發表個人淺見。

    佛教不管作為一種宗教、生活方式也好,或作為一種文化、哲學思想也好,都需要靠弘化,才能可大、可久,為人類所用,對人類、有情、世界有所貢獻。而弘化有賴於資訊技術(IT, 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應用,誰掌握先進的資訊技術,誰便是贏家。

    譬如在佛陀時代,語言是唯一或至少是最主要的傳播工具,因此佛不共阿羅漢的特徵中,有法、義、辭、樂說四種自在無礙辯,彰顯佛陀說法教化的德用,在婆羅門教與九十六種外道見的強敵環伺中,宣揚幾乎不能為當時人所理解和接受的緣起正見。隨著傳播工具的發展,由語言而文字,故有經典的結集、講說、書寫、翻譯、印刷。當語言文字可以電子化之後,經典的傳播,更是立即而無遠弗屆。無論你喜不喜歡,誰都抵擋不了資訊的潮流,否則必被它所淹沒。

    加拿大哲學兼傳播學家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 1911 – 1980) 說過「媒體即訊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訊息即按摩」(The message is the massage)等經典的話,並在寬頻網路出現之前三十年就預測它的存在,也因資訊技術的超速進步,而創造「地球村」(global village)這個影響當代「藍海策略」的名詞。

    基於資訊的威力無孔不入,以下將從資訊技術、資訊解讀、資訊創新、資訊實踐四個面向,談談未來佛教的弘化。

  • 資訊技術

    工業革命,一般是指由於科學技術上的重大突破,使國民經濟的產業結構發生重大變化,進而使經濟、社會等各方面出現嶄新面貌。至今,人類已經走過三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18世紀60年代~19世紀40年代)開創了以機器代替手工勞動的時代。第二次工業革命1870~1914),主要標誌:電力的廣泛應用、內燃機和新交通工具的創製、新通訊手段的發明和化學工業的建立。第三次工業革命(1914~迄今)以原子能、電子電腦、空間技術和生物工程的發明和應用為主要標誌,涉及資訊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生物技術、空間技術和海洋技術等諸多領域的一場資訊控制技術革命。

    就資訊技術(Information Technology, 簡稱IT)的發展而言,可以分為四個階段:前機械時期(3000 BCE~1450 CE)、機械時期(1450~1840)、機電時期(1840~1940)及電子時期(1940~迄今)。前機械時期是在活版印刷術發明之前,機械時期是在電力應用之前,機電時期則在電子科技發明之前;電子時期至今正好八十年,其發展之快可謂一日千里,完全翻轉了人類的思維和生活方式。

    二次世界大戰後,第一波IT潮流的關鍵是半導體和電腦,第二波IT潮流的關鍵元素是「網路」,第三波IT潮的關鍵元素則是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 簡稱IoT)和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簡稱AI)。譬如,廿年後每個人身上會有許多感測器,掌握每個人的身體狀態和生活方式,相關資訊會傳到物聯網。物聯網讓生活變得更便利,但也藉此蒐集大數據(Big Data),行銷從此無所不在。AI則衝擊職場,把人類的工作機會搶走。又如行動通訊技術已經進入第五代(5th generation mobile networks或5th generation wireless systems, 簡稱5G)數位蜂巢式網路,其效能目標是高資料速率、減少延遲、節省能源、降低成本、提高系統容量和大規模裝置連接。

    佛教弘化的方式,必然會有巨大的改變。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5G手機不僅可以提高弘化的效能,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更能改變人們的思想。如何善用資訊技術,成為弘法人的必修功課。

  • 資訊解讀

    《大智度論》卷一說:「有四種悉檀:一者世界悉檀,二者各各為人悉檀,三者對治悉檀,四者第一義悉檀。四悉檀中總攝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皆是實相,無相違背。」要言之,佛始說淺近之事理,令聞者適悅,即世界悉檀;令眾生生善根,即為人悉檀;除遣眾生之惡病,即對治悉檀;遂使悟入聖道,即第一義悉檀。

    佛法是應機施設的,法無定法,隨時空因緣和眾生根機而改變。四悉檀旨在成就眾生,除第一義悉檀不可改變外,其餘三悉檀都是世間法,必須因時因地因人因機制宜。在前機械時期,人們的思維模式、生活型態和社會環境,與佛陀、祖師大德的時代相差不會太大,傳統的消文、科判、演義等弘法方式,基本上是可以適用的。隨著資訊技術進入機械、機電時期,差異就越來越大了。電子時期更有天壤之別,尤其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5G手機的資訊技術幾乎是一夕三變,早已不是二千年前、一千年前、一百年、十年前、一年前、一月前、一週前甚至一日前的樣貌了,還能夠用過去的思維來弘化嗎?經典所說的,除了第一義諦之外,確能經得起檢驗嗎?

    佛法一如其他人類思想,都是在面對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Given a problem)時,想盡辦法去發現解決問題的合理答案(to find a solution)。佛陀時代的印度人,認為苦的來源是生死輪迴,因此生死輪迴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大家從各種角度去尋找解決問題的合理答案,於是有各種宗教或滅苦之道的提出。後世佛弟子的任務是在面對佛法這個解決方案(given a solution)時,必須去思索佛法到底是用來解決什麼問題(to find the problem)的。英國新黑格爾主義歷史學家柯靈烏(Robin George Collingwood, 1889~1943)稱這種辯證方法為「問題與答案的邏輯」。

    「指月之指」不是「月」,卻是「見月」所必須的。每個時代、每個地方的問題都不相同,每個眾生的問題與根機也都不同,因此每個眾生的「指月之指」理應不同。遺憾的是,絕大多數的佛弟子都把佛教三藏當成《聖經》,食古不化,抱殘守缺。

    無庸諱言的,引領當今世界文化、思潮、政治、經濟、社會、生活各層面現代化的動力,源自十七、十八於歐洲發生的哲學及文化的啟蒙(Enlightenment)運動與理性(Reason)訴求。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以「Sapere aude」(拉丁語,意為Dare to know,敢於求知)的啟蒙精神,來闡述人類的理性擔當。他認為啟蒙運動是人類的最終解放時代,將人類意識從不成熟的無知和錯誤狀態中解放。啟蒙運動衝破過往以基督教神學作為知識權威的桎梏,相信理性並敢於求知,認為科學和藝術的知識的理性發展可以改進人類生活。承接十七世紀的科學宇宙觀及以理性尋找知識的方法,啟蒙運動建立了民主、自由、平等、人權等普世價值。啟蒙時代後期,約十八世紀末前後,有鑑於法國大革命及工業革命的部份負面後果,浪漫主義思維主張啟蒙運動的理性主義過了頭:藝術及科學等知識的發展並未帶給人類福祉,人類有了知識改變了自然反而使人類變得更墮落、社會更不公,並且忽略了心之真誠,因而主張回歸自然和心靈。

    相對於歐洲文化的發展過程,佛教世界顯得保守多了。佛陀的緣起正見,遠離一切感性的遐想。根本佛教是理性的、客觀的,部派佛教亦然。即使大乘佛教強調慈悲,仍然是建立在現觀、空慧、理性之上的感性,沒有智慧就沒有真正的慈悲。在三傳佛教中,漢傳佛教算是最有開創性的,但在隋唐時代大乘八宗成立之後,就暮氣沉沉了,非唯不重經教的慧解,連行解也流於形式、秘密、鬼神化。太虛大師提倡「人生佛教」,印順導師主張「人間佛教」,空谷跫音,又有幾人聽到?理性、科學主義偏頗所產生的流弊,不也是佛教「心內求法」所要對治的?

  • 資訊創新

    佛教弘化彷彿是IT(資訊技術)產業,從事IT產業的人必須先翻轉思維,機制才能配合翻轉,也才能具體落實體驗經濟和共享經濟。IT不只是一個資訊系統,還是一個生態系統。在此一「數位經濟」之下,人們必須掌握「全聯網」(Internet of Everything)價值,垂直鏈結行業的專業與洞見,軟硬整合創新智能系統和產業生態體系。

    學大乘法門,首先要發大菩提心,亦即要「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而眾生無邊,煩惱無盡,法門無量,佛道無上,這就有賴於資訊的無限蒐集。從前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只能訴諸神通或佛的一切智智,聊作修行的目標。但在當今AI的時代,快速而全面地蒐集整體資訊,並加以積累、分析和判斷,再也不是夢想。

XR(Extended Reality延展實境)是所有 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AR(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MR(Mixed Reality混合實境)等等「改變現實」技術的大集合,涵蓋純虛和純實的整個光譜。

弘法必須機(眾生根機)教(佛法教理)相應,而現代眾生的根機遠非昔比,現代知識的廣博亦遠非昔比,如何在弘法時機教相應就更加複雜了。

在這方面,弘法者可以應用XR的觀念來創新佛法的內涵。止水必腐,要活就要動,佛法應與時俱進。在四悉檀中,第一義悉檀是究竟實相,適用一切時空,不必也不能更改,否則就不可以稱為第一義悉檀了;其餘的三個悉檀——世界悉檀、各各為人悉檀、對治悉檀是眾因緣生的有為法,從前可以有效的教法,未必適用於今日與未來。佛法屬於名言施設的資訊,自應在第一義悉檀的基礎上,不斷更新佛法資訊,以適用不同時代、不同地區、不同根機的眾生,達到最高效益的弘法功能。

  • 資訊實踐

    《瑜伽師地論》卷十五立現量、比量、聖教量等三量為判定知識真偽的標準。如果只有聖教量而無比量、現量,焉知該聖教量非邪師邪教;如果只通過比量的檢驗而無現量、聖教量,仍然屬於說食數寶,並無實益;如果只有現量,而無比量、聖教量,焉知該現量非如外道邪知邪見,心外求法的結果,即使有現量,還是落入魔鬼坑。

    現量、比量、聖教量必須指向四種道理,才是正現量、正比量、正聖教量,否則屬於非量。四種道理:觀待道理(分生起觀待、施設二種)、作用道理、證成道理、法爾道理。道理的證得則有賴於佛法資訊的實踐。

    今日AI時代,佛法資訊的取得與分析,是輕而易舉的事,難的是在實踐。戒定慧三學,必須透過聞思修的落實,才能得到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其中,聞思是可以借助AI的,只有「修」必須親作親為,連佛菩薩都幫不了忙。

    修的方法有八萬四千,意謂無量法門。天臺智顗大師依經典內容判佛說法有五時:華嚴時、阿含時、般若時、方等時、法華涅槃時;依說法方式分為化儀四教:漸、頓、不定、秘密;又依所說法的內容分為化法四教:藏、通、別、圓。天臺五時八教之說,成為其後中國佛教判教的基調。

    漢傳佛教以大乘菩薩道為主流,以「成熟眾生、莊嚴國土」為綱領,以「六度萬行」為內容,以「信、解、行、證」為原則,以「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妙覺」為始終,資訊浩瀚,有賴善知識之引導。修證途徑,或漸修漸悟,或漸修頓悟,或頓悟漸修,或頓悟頓修,純依機感相應而得成就。

  • 結論:資訊中道

    就像人類的一切發明或思想潮流,AI時代的來臨,是不可避免的文明走向。全然的擁抱,或盲目地拒絕,都是偏見,必也中道見、中道行才是佛弟子的本色。

    但所謂「中」,並非不取左、不取右而取中間,因為「取左、取右、取中間」都根源於情識的妄執。佛法唯一的特質,是以智慧為本的。《阿含經》乃至整個部派佛教以正見為諸行的先導,《般若經》乃至整個大乘佛教以般若為萬行的先導。「以智化情」、「以智導行」的智本人生觀,不是折中,而是以正見或般若來踐行,從最初發心乃至向上達到究竟圓滿的佛果,都要不偏不邪,超越分別妄想,圓契緣起性空的中道。

    「中」有實、正二義。僧叡〈中論序〉說︰「以中為名者,照其實也。」正即不落二邊,恰得其中。中實的寂滅,從實踐的意義去說,即是不著於名相,不落於對待。《大智度論》卷六說︰「非有亦非無,亦無非有無,此語亦不受,如是名中道。」「受」即新譯的取,凡有言說都是假名施設的概念,不可取著。《大智度論》卷四十三,說到種種的二邊,都結論說︰「離是二邊行中道,是名般若。」所觀的常無常、見無見等,都是二邊的理;能行能證的菩薩、佛是一邊,所行、所證的六度、大菩提是一邊;甚至般若是一邊,非般若是一邊。離此二邊、不落對待行中道,即入不二法門,即處諸法實相,是順於勝義,依觀心的體悟說。吾人應圓見佛法的中道,綜貫性相及空有。聞思修在任何方面若有所偏重,就會失卻中道。《智論》卷八十說︰「若人但觀畢竟空,多墮斷滅邊;若觀有,多墮常邊。離是二邊故說十二因緣空,(中略)離二邊故,假名為中道。」     吾人對於AI及萬事萬物的態度,捨中道的知見與行履,即非佛子。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