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论居士护法的时代使命

古晋佛教居士林
林长
蔡明田居士
二0一四年五月卅一日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在马六甲举行座谈会

 

 


居士佛教的崛起

DSC05964 (640x543)唐朝佛法的兴盛保持,宋朝佛法不能持继而不振,元明以后文化的佛教、教育的佛教,的进展推动缓慢,只靠信仰及迷信传承,因而佛教一代不如一代,到了清朝时期中国佛教基本上已沦落。迄至清末年间,佛教已不像佛教了。杨仁山居士为振兴和改革佛教,而投身佛教的复兴工作,为佛教的经典的完整和流通,而设立金陵刻经处,为佛教教育的普遍,设立了现代佛学学府,“祗亘精舍”的成立,佛教学府的现代化,开创现代佛教教育的先河。

杨居士之前的佛教,居士是个别对佛法的研究,因为没有组织,所以是间断的。杨居士为佛法的发扬,而开始中国居士佛教的创立,以居士群体组合学会,研究佛法设立佛学课程,开创了佛教居士的组织,而突出了“居士佛教”新形象,因而居士和僧伽并行学佛,为佛教的传承共同努力,而树立了佛教居士新的社会地位。

杨居士之前佛教学者有,彭绍升、龚自珍、林则徐、罗有高、汪缙、戴震、魏源等,他们对佛法有深湛的研究。杨居士之后有,谭嗣同、康有为、章太炎、梁启超、欧阳渐、梅光羲、夏僧佑、吴雁舟、苏曼殊等,他们对佛法的学习对佛教大力的护持。这批知识份子,大部份的学佛都与,杨仁山有相关连者,均是佛学先进者,同时为改革佛教,以文化性的佛法,振兴中华文化,也协助杨居士创办文化,教育性的佛教学社,以培养佛法人才,开拓文化佛教和教育佛教的广扩前景。

杨仁山居士被誉为近代中国佛教复兴之父,当代许多文化教育界,政治界,乃至社会著名学者也拜他为师,尤其其门下有二位大师级的弟子(一)当代高僧太虚大师(二)当代佛学大师欧阳竞无。他们二人继承杨居士的遗志,推动佛法,是当今改革中国佛教,为佛教的,文化、教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今天我们有良好的佛学学习环境的佛教,是当时奠定下来的基础。

入世的居士佛教

居士学佛以居士佛教为指导,以大乘佛教为特色。大乘佛教以菩萨道为修持重点,也是在家人学佛的精诚所在。菩萨道以人间佛教为主,最终亦以佛法为学,学佛是为了成佛,是修行求法的目的。无论出家在家修行的过程,必须以佛法为先,依人生正行趣入佛乘,才是学佛修行的正道。居士学佛应以“智慧得正见”,不可以“盲信生信仰”,修行的正道必须正行和自行,所以说自力精进求法才是真学佛。他力的祈求及诉求是世间法的方便法门,从佛法上说,布施和供养是求取福报,是修行功德的补充,也是在家学佛人修行的美德,但是学佛不应仅止於此。

大乘佛教的教义精神是自利利他的,其宗旨是,自觉觉人,自度度人,所以说大悲菩萨行,是大乘佛教的精神,是兼利而非独善的,居士应有菩萨行之学佛方式。

一般人以为佛教是出世的宗教,是消极的,确实上并非如此,法华经说,“佛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於世,为欲令众生,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故”。如此看来佛之出世即是入世,因为以“出世”这二个字的解释是,佛法的出现於世。为利益一切众生,修行应积极慈济於世的,以佛法供养一切众生,如此可以说是,佛的出世即是入世的含意,这样就是,大乘佛教的旨义,也是佛教的入世精神所在。

佛教的自力修行观

佛教的修行方法有“他力”和“自力”的功用。他力是指 ,佛菩萨超意识能量的感应,和他力诉求的相应。他力必须要有自力力量的相辅方可成事。确实上佛教比较注重自力的修持 ,以自己努力的修行,开悟自我的心识,使般若智慧的提升,达到般若婆罗密多的境界,这便是学佛修行的最高意境。佛在阿含经上说,修行的方法“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所以说他力之诉求只是世间法上的“方便法门”。佛法教导我们 ,修行要靠自力,靠佛法之力,毋须依赖他力。从理论上说,自己不努力从心识上改恶修善,好好做人,如果只想依赖神力或他力,要对自己命运的改变是无济于事的,即使是有也是,短暂的,不究竟的。

修行改变人生

佛教以自力论的主张,做为修行求智慧乃至消业的方法,佛法阐明人生一切现象,都是因缘相聚造成的结果,所以一切法都离不开因果 ,而一切果的创造,全为自我力量所成,所谓“操之则存,舍之则无”,它并非如宿命论或是神造论所能主宰的。佛教主张“自作自受”的业力论,但也主张以现行善业改变宿业的恶行现象,所以反过来说,过去的善业也会因为现行恶行而为改变 。“定业可转”是佛法对自力的主张,是佛法有别与其他宗教之处,也是佛法对自然科学规律发展的肯定。重视自力,重视现实,是佛教理想发挥人性的价值,以人力来操纵宇宙,克服自然,人必胜天,是佛教的主张,人能致诚尽性,人格升华,可以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同参。

居士学佛也要有如是的智慧,以自力自修学习佛法,从经典上著手深入佛学,接受佛菩萨的善导,以善心善行为做人立本,必然得到加彼。佛法上说,修行必须当下,愿居士们以闻思修精进学佛,多念佛或修禅外,亦多多修习佛法,以经律论为学,处处便是佛法。佛语说,“读书随处是净土 ,闭门便是深山”。

人生佛教

“人生佛教”是以人为本的宗教概念,本是佛法原有的主张,佛陀开悟成道,成佛立教,宏法普度,是为了开悟众生,入佛智慧,使之弃愚生智,消灭无明,弃除烦恼,而究境涅盘 。人生的圆满,佛性的显现,这种境界即是菩提,菩提便是没有烦恼,没有烦恼的人生,便是解脱,所以说佛教是人生的。

佛教传入中国二千年,从经典的翻译,达致文化的传播,这是文化教育性的佛法,从文化的传播,教育的教导,影响到中华文化增胜,思想的熏陶融汇贯通,完整了中华文化体系。佛教在中国融入了社会,民间信仰普遍,而渐渐中国化后,礼仪形式上的拜拜,祭祀上的奉行,习俗上的入乡随俗,但佛法的精神还保留著,印度佛教文化色彩,佛陀思想存在著原貌,这便是“中国佛教”建立的基础。

净土宗的创立

唐朝以前的佛教,西域僧人及中国僧人往还印度与中国之间,因而有佛经的传入、翻译、流传,信仰,尤其禅宗在上层社会的推动,因而佛法盛兴,禅修的积极,加以信仰上的祈福 ,净土法门陪伴著禅宗的盛行而普遍。为国泰民安之祈求,当佛法渐渐流传于民间,当时佛教的修行,法门以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为主,诵念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药师法会的举行为国之风调雨顺,为民之消灾延寿,民间之祭拜求福求寿,这便是中国古代人间佛教缘起。

药师法门,自古而今均以现世人生之安乐为祈求,消灾延寿为目的,这便是人间佛教的体现。当时社会亦以弥勒菩萨或当来下生弥勒佛为信仰,以兜率天为往生的归宿。“口念弥勒,心系兜率”是当时修行或求往生方式的出世间法门 。自隋唐前后之佛教诸大师诸如,道安法师、玄奘大师,近代弘一大师、印光大师等等均以兜率天为往生归宿之祈愿。

唐朝时期禅宗大师慧远主张,以念佛号为禅修取定做为弥陀信仰的推动,而改变过去奉行之弥勒信仰。以阿弥陀经为课诵本,以西方阿弥陀佛为主尊,西方极乐世界为归宿,因而弥陀经及阿弥陀佛之诵念慢慢流传,到了宋代终于取代了弥勒信仰而盛行于世,流传至今。

净土法门自古以来便是大众修行求往生之处,古代修行人以念佛号为修禅取定的方法,所谓禅净双修,这便是出世间法的要求。世间法上的修行的目的,是为补充过去世不圆满的人生,达到现世人生的圆满,现世人生的圆满就是人生生命的涅盘,也就是成就净土法门的理想境界。从佛法上说,净土法门存在著十方之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十方都有诸佛世界净土,净土是为方便众生求往生以十方为净土为归宿。所以说净土的概念,并非只是唯一西方极乐世界,而是西方极乐净土外尚有无数净土,等待著大众的往生。这点值得大家在修行上要关注的。

世间与出世间佛教

社会一般人对佛教认识不深,以为佛教不是“人生”所需要的,以为人死了才需要宗教超度,所以平时对宗教莫不关心,这种错误的心态极为普遍。佛经上常说,法门八万四千,总括为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世间法是为谈人生生存现象。出世间法是谈世间法以外的生命存在现象。世间法以人生和诸法的过程为主,出世间法是谈诸法以后的现象,其中诸如人死后生命存在的现象及转移方向的了解。

人生生命转移俗称为“轮回”,佛教认为恶业的形成是轮回现象的体现。如果恶业不断,更是生死轮回不断的因果。往生净土必须具足善巧的因缘,诸如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圆满人生,是往生净土的基因,也是佛法上,所谓世间事的圆满,为出世间事业的究竟。

佛教是偏向解决生命问题的,它的极终关怀是众生之生命问题的彻底解决。可是在实践的过程中,有著各种现象的偏见,和社会现象抗拒,这种情况是无法解释生命问题。唯有生命问题的解决,应从修行中的体验来实现,真善美的内含,诸如去恶存善就是小恶不为,大恶不作,这便是修行的追求结果所得的究竟。

生命现象核心的理念,是众生生命问题的彻底解决的内容。这也是佛教关注面的重点,因此可说,以修心改善心性,心性的清净,心念的正道,人生的圆满,改变不圆满才是人生的理念,是可实现的,所以说佛教是生命的宗教,佛学是生命之学。

结语

居士学佛应遵照佛陀的精神与思想内涵而学习,道听途说是不足以信的,所以对正统的佛经的选择,来学习佛法是极其重要的。今天资讯发达的时代,学习佛法并非太难,要认知正信的佛教和邪教的为害是极为容易,古代佛教界引证以三法印,如,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是学习佛法的正确思维。

印度佛教史上,南传佛教的小乘思维主张,“出家主义”的沙门思想,是僧尊俗卑的。但是北传佛教的大乘思维 ,则主张行菩萨道,僧俗是平等的。不论行菩萨道或弘扬菩萨道,都是为弘扬佛法,都是出家众或是在家众,可以分别从事的,并不存在僧主俗从的问题。佛教界认同居士学佛的志向是真诚实意的。居士对佛教的护持是和出家人一样的。

居士佛教的美德,即是在家众对出家人的尊敬,以三宝为皈依,以僧伽为导师,是居士学佛的起点。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的成立,是为了护持正法,也是为佛教尽责的,更是为佛教的发展和团结尽形寿,同时更进一步把佛教文化带入社会,发挥佛教的济世关怀,发扬大乘佛教的慈悲喜舍的精神,是居士们学习佛法的重点内容。愿以此功德和大家共勉。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