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略论《善生经》的入世关怀和出世解脱观

马六甲佛教居士林林长
王书优博士
二0一三年十二月廿九日

槟城北海佛教居士林佛教居士研讨会

 

 《善生经》的译本

《善生经》历来有不少的中文译本,主要的汉译《善生经》共有下述四种不同的译本,个别均收录在大正藏、卍藏、高丽藏、明藏、佛光藏等藏经当中:
1.《佛说尸迦罗越六方礼经》一卷,后汉时代安世高所译。
2.《佛说善生子经》一卷,刘宋时代支法度所译。
3.《中阿含。善生经》,收录在《中阿含经》第三十三卷中,东晋时代僧伽提婆所译。
4.《长阿含。善生经》,收录在《长阿含经》第十一卷中,后秦时代佛陀耶舍与竺佛念共译。

此外,西晋时代竺法护亦译有《大六向拜经》一卷。而在《汉译南传大藏经》《长部》卷三十一中,也收录此经,名为《教授尸迦罗越经》。依淳法师在其“《善生经》对现代伦理道德和幸福人生的启示”一文中指出,安世高译的《佛说尸迦罗越六方礼经》和后秦时代佛陀耶舍与竺佛念共译的《长阿含经》中的《善生经》为同本异译;而支法度所译的《佛说善生子经》和《中阿含经》中的《善生经》为同本异译 [1]。

本文主要以佛陀耶舍与竺佛念共译的《长阿含。善生经》及僧伽提婆所译的《中阿含。善生经》两个译本为经典原文参考资料。

 

《善生经》的道德规范

《善生经》缘起于佛陀在王舍城,遇到一位名叫“善生”的青年,为遵从其父亲的遗训,每天早上必礼拜供养六方,但事实上却不明白礼拜供养六方的意义。佛陀首先开宗明义的以“四种业”及“四种秽”告诉“善生”在家修行者如何修善身心的道德规范。就如同《中阿含。善生经》中记载:

「居士子!我说有六方,不说无也。居士子!若有人善别六方,离四方恶不善业垢,彼於现法可敬可重,身坏命终,必至善处,上生天中。居士子!众生有四种业、四种秽,云何为四?居士子!杀生者,是众生业种、秽种。不与取、邪淫、妄言者,是众生业种、秽种。」

所谓“四种秽”及“四种业”,指的是佛教根本戒律中的杀生、偷盗、邪淫及妄语等四条根本大戒。这些根本戒律反映了社会上待人与人相处的基本道德规范。

除了“四种秽业”,同本经中也记载了“欲、恚、怖、癡”等“四种罪”:

「居士子!人因四事故,便得多罪,云何为四?行欲、行恚、行怖、行癡。」

「欲恚怖及癡,行恶非法行,彼必灭名称,如月向尽没。」

向对于“杀、盗、淫、妄”四种身体及语言行为上的过失,“欲、恚、怖、癡”则属于人的心理意识上的起心动念。就如同法句中所说: “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佛教认为人的所有行为造作都是起源于意识活动,也就因为有了“欲、恚、怖、癡”的念头才引起了诸如“杀、盗、淫、妄”等恶行。相反的, 佛教认为如能做到不欲、不恚、不怖、不痴,即为善业,行善则得福报。故经中说:

「人因四事故便得多福,云何为四?不行欲、不行恚、不行怖、不行痴。」

「断欲无恚怖,无痴行法行,彼名称普闻,如月渐盛满。」

因此,业露华在其“从《佛说善生经》看佛教的家庭伦理观”文中认为灭除恶的心识活动,是佛教修行的基础,因此释尊在此向在家修行者说四种罪四种福,要求所有修行者依此而行。[2]

在此经四种秽业的基础上再加一条「不饮酒」,就是佛教最根本的五戒。这些根本戒律是佛弟子,不论在家出家, 在社会上待人处世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如果能远离杀生、偷盗、邪淫、妄语等四种恶的行为,和贪欲、嗔恚、怖畏、愚痴等四种恶的心行,不仅现世可以得到他人的尊重,未来也必定获得人天的福报。所谓“百花丛中过, 片叶不沾身”,一个人如果能够在待人接物的过程中, 断除贪欲,不起嗔恚,无有恐惧,不惛昧愚痴,他的人格道德和名声就会如同月亮般逐渐盈满。

 

《善生经》的伦理思想

佛陀成道以后,为了让正法能够流传而成立了僧团,同时也接引了无数的在家弟子。因此,佛教中有所谓的四众弟子,其中包括了出家男众、女众(即比丘、比丘尼)和在家男众、女众(即优婆塞、优婆夷)。对出家僧众而言,其僧团伦理思想和佛教终极的“出世解脱”的观念是一致的, 即是包含了众生平等及超越世俗家庭社会秩序的观念。继献法师在“初期佛教僧团伦理”文中以“师徒”、“同门”、“男女”及“僧俗”伦理四方面为初期僧团伦理的内容作了整理,并指出出期佛教僧团伦理的建立是以方便修行为最主要的目的,另外也考量到日常行事的方便以及世人对僧团的信心。例如师徒伦理是以成就弟子的道业为目的,完成代代传承佛法的远程目标,对弟子条件的限制又是为了避免世人的讥嫌,建立世人对僧团的信心。在同门伦理来说,长幼的顺序是为了日常行事的方便,依入僧的先後来分次序是最合理,也是在相对中最平等的处理方式,同门间的彼此照应、关怀,更是修道上的良好助缘。至於僧尼伦理亦显出比丘对比丘尼的督导、教授、协助等,使比丘尼众在当时的环境下,得到更好的修道因缘,也较易得到世人的认同。此外,僧俗伦理更是能达到僧俗之间的互相增上,和合共存的目的。[3]

然而,立本于“出世解脱”观的僧团伦理思想实际上和在家弟子所面对的世间伦常及伦理思想观念是有所很大的不同。慧澈法师在其“从《佛说善生经》谈中国佛教伦理思想的孝亲观”甚至认为,佛教的伦理思想与注重人间伦常的封建专制国家(如中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伦理思想,彼此之间形成了尖锐的矛盾。[4]

在家弟子在日常家庭生活中必然会遇到如何处理、亲子、师生、夫妻、主僕、亲友、僧俗之间等各种人际关系的问题。因此,在履行“入世关怀”上,佛陀也曾经在各种不同场合,从各别的说法因缘阐述佛教处理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各种伦理关系的原则以及佛教徒在社会生活中,与家庭成员、亲属朋友及社会上各层面的成员等相处时,应当遵守的行为准则和道德要求。《善生经》就是其中相对集中及广泛谈论在家生活伦理问题的一部重要经典。

据《善生经》所说,上下四维六方,代表了每一个人在家庭和社会生活中所接触的六种伦理关系。如《长阿含。善生经》所记载:

佛告善生。当知六方。云何为六方。父母为东方。师长为南方。妻妇为西方。亲党为北方。僮仆为下方。沙门.婆罗门.诸高行者为上方。

东方代表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南方代表师长和学生关系,西方代表着夫妻关系,北方代表亲友关系,下方代表雇主和奴仆的关系,上方则代表信徒与宗教师之间的关系。以下略述这六种伦理关系的意义:

1. 父母与子女的伦理 –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单位,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庭的伦常维护住,家庭才能和乐幸福;只有家庭和乐幸福,社会才能安和有秩,国家世界才能太平。佛陀将家庭伦理中亲子伦理摆在第一位,说明了亲子关系在延续家庭伦理和纲常的重要意义。对亲子之间各自应尽的本份,《长阿含。善生经》中做了以下的记载:

善生。夫为人子。当以五事敬顺父母。云何为五。一者供奉能使无乏。二者凡有所为先白父母。三者父母所为恭顺不逆。四者父母正令不敢违背。五者不断父母所为正业。善生。夫为人子。当以此五事敬顺父母。父母复以五事敬亲其子。云何为五。一者制子不听为恶。二者指授示其善处。三者慈爱入骨澈髓。四者为子求善婚娶。五者随时供给所须。善生。子于父母敬顺恭奉。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简略来说,  经中认为子女「当以五事敬顺父母」。这五个方面基本上包括了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内容主要是:1。为父母提供充足的物质需要2。凡事必先让父母知道,不让父母担心3。对父母恭敬顺从,不让父母蒙羞4。不违背父母的正面教诲 5。不断父母的正业,互为增上。同样的,父母则「复以五事敬亲其子」:1。制止子女为非作歹,步入歧途2。以善法引导子女走入正道3。慈爱怜念儿女4。协助子女成家立业,完成嫁娶等事5。随时提供子女成长生活一切所需。

2. 师长与学生的伦理 – 所谓“孝亲尊师”,佛教的本质是生命的教育,而佛陀本身和弟子们的关系就是“师生”的关系, 因此佛陀把师长与学生间的伦理放在第二,对佛教重视“师道”有一定的意义。佛教在强调“尊师重道”的当下, 其师生伦理思想也蕴涵了师生关系间互为师友、互相成就的的价值观。《长阿含.善生经》中为师长与学生间的关系做了以下的记载:

善生。弟子敬奉师长复有五事。云何为五。一者给侍所须。二者礼敬供养。三者尊重戴仰。四者师有教勅敬顺无违。五者从师闻法善持不忘。善生。夫为弟子当以此五法敬事师长。师长复以五事敬视弟子。云何为五。一者顺法调御。二者诲其未闻。三者随其所问令善解义。四者示其善友。五者尽以所知诲授不悋。善生。弟子于师长敬顺恭奉。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根据经中的开示,「弟子敬奉师长 」有五事:1。供给及服侍师长生活上所需 2。恭顺礼敬以为供养3。发自内心的尊重4。师长有所召唤速往报到5。谨记师长的教导,忆念奉持不忘。同样的, 「师长复以五事敬视弟子」:1。随顺学生根机,如法调御教化2。教学生不曾听闻的知识、道理及技术等3。随学生之提问,为其解惑而善解真义4。引导学生亲近善知识 5。对学生所教毫不吝啬保留。

3. 丈夫与妻子的伦理  – 在家庭伦理方面,夫妻关系更是重要的一环。良好的夫妻关系是构成幸福家庭的基本条件,夫妻关系一但失和,家庭往往就会破裂,子女也因而受到牵连。夫妻之间当琴瑟和睦,夫唱妇随而各安本份,以促进家庭的美满。所以佛陀在《长阿含。善生经》为夫妻伦理所建议的准则如下:

善生。夫之敬妻亦有五事。云何为五。一者相待以礼。二者威严不。三者衣食随时。四者庄严以时。五者委付家內。善生。夫以此五事敬待于妻。妻复以五事恭敬于夫。云何为五。一者先起。二者后坐。三者和言。四者敬顺。五者先意承旨。善生。是为夫之于妻敬待。如是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佛陀所强调的夫妻伦理非常重视彼此之间的相互尊重, 所以特示意「夫之敬妻有五事」:1。以礼相待 2。在日常行住坐卧保持一定的威仪3。随时供养妻子饮食衣服等日常所需4。供给妻子庄严身心的装饰品5。将照顾家庭内的事务委付给妻子。另一方面,妻子也当以「五事恭敬于夫」:1。先丈夫起床 2。后丈夫就坐3。和言悦色4。尊敬顺从5。深察体恤丈夫的心意。

4. 亲戚朋友间的伦理  -除了家庭、师长,在人际关系中最亲近的莫过于亲戚和朋友。因此,《长阿含。善生经》中也记载了亲友彼此相处间应有的规范如下:

善生。夫为人者。当以五事亲敬亲族。云何为五。一者给施。二者善言。三者利益。四者同利。五者不欺。善生。是为五事亲敬亲族。亲族亦以五事亲敬于人。云何为五。一者护放逸。二者护放逸失财。三者护恐怖者。四者屏相教诫。五者常相称叹。善生。如是敬视亲族。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归纳亲友间彼关照的方式, 佛陀在经中告诉我们「夫以五事亲敬亲族」: 1。给于物质上的资助 2。言语间保持和谐 3。给予对方利益4。彼此同分享利益 5。不欺骗。同样的「亲族亦以五事亲敬于人」来回馈:1。见放逸荒唐时,给予提醒2。财务失尽时给予救济3。消解其恐怖害怕,急难时给予投靠4。见对方有过失时候,私底下给予告诫5。常互相赞叹

5. 雇主与仆从的伦理  -不论是在阶级分明的印度还是注重封建伦理思想的中国,主仆关系自古以来都是于人在社会上生存息息相关的。在印度,主仆地位悬殊,奴婢贱民普遍受到不人道的待遇和欺凌。佛陀主张生命平等, 崇尚自由, 所以为了解放悬殊的社会阶级,对出家弟子固然订定了四姓出家同为释种的平等制度,同时对在家人则规范出主仆的伦理。《长阿含。善生经》中记载了主仆之间应有的互动规范如下:

善生。主于僮使以五事教授。云何为五。一者随能使役。二者饮食随时。三者賜劳随时。四者病与醫药。五者纵其休假。善生。是为五事教授僮使。僮使复以五事奉事其主。云何为五。一者早起。二者为事周密。三者不与不取。四者作务以次。五者称揚主名。是为主待僮使。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经上说明了雇主对仆从应当有「五事教授」:1。随其能力而安排工作2。及时给予饮食照料 3。不使其过劳4。生病时候给予医疗 5。定时给予休息时间。同时仆从对主人的奉事有五:1。早起按时工作2。工作专心,细心周全 3。不给予的东西决不偷取4。不拣择,所令皆作5。赞叹称扬主名

6. 宗教师与信徒的伦理  – 在任何一个有宗教信仰的社会, 宗教师与信徒之间的关系是维持整体社会和谐不容忽视的因素。在许多宗教来说, 宗教师往往因其不容挑战的“神圣”的角色和使命,往往让信徒很难拿捏与他们之间往来相待的尺寸。如果宗教师德行有差, 宗教必然会因此而出现乱相。佛陀在。《长阿含。善生经》中因此制定了以下僧信的伦理规范, 以让僧俗之间的往来能够自护护他, 彼此增上:

善生。檀越当以五事供奉沙门.婆罗门。云何为五。一者身行慈。二者口行慈。三者意行慈。四者以时施。五者门不制止。善生。若檀越以此五事供奉沙门.婆罗门。沙门.婆罗门当复以六事而教授之。云何为六。一者防护不令为恶。二者指授善处。三者教怀善心。四者使未闻者闻。五者已闻能使善解。六者开示天路。善生。如是檀越恭奉沙门.婆罗门。则彼方安隐。无有忧畏。

根据《善生经》的标准, 信徒供养奉事宗教师有五事:1。依教以身体行动落实慈悲行2。口说慈悲利益众生的言语。3。心行常怀慈悲的念头 4。以时修诸供养5。对宗教师不设门禁。同样的,宗教师对信徒的教授责任有六:1。教导信徒不为非作歹2。指示善道  3。教心怀善意,令不作身口意恶4。未闻使闻5。令博闻的深解6。开示生天的善法。

邱敏捷在其“佛教《六方礼经》之伦理观探析”文中认为上述六伦关系之实践条目,确定能使人幸福的正确的生活行为,充分显现佛教以下三种伦理观特质:1。适应世俗社会的生活需要2。强调平等互敬的对待关系3。重视文化传承的学术意涵。[5]

依淳法师认为相对于儒家在封建体制下所建立的五伦,佛陀所建立的六方礼,是更值得重视与弘扬了。佛陀的六方礼是在慈悲平等、相互报恩、尊重礼敬的理念下所建构成的。现代人的普遍问题在过度自我、自私,缺少慈悲的精神,不知尊重礼敬别人,不知互相恩酬的道理。佛陀主张,有情众生生生世世互为亲眷,互为父母子女,人与人之间必须相互尊重、恭敬、供养,以求彼此好生好活,以结世世善缘。因此在现代人反省人伦失秩,应重建伦理道德的此时,佛陀在《善生经》所开示的“六方人伦互敬、互重、互相护持”的教法,是应该被广为宣扬,让世人得以学习。[1]

针对以上六种伦理的意义和价值,净慧法师在其“做人的佛法-《善生经》讲记”中指出《善生经》最有可操作性,它指导我们在面对一切人时怎么样定好位。怎么定位呢?就是责任和义务的问题。在责任和义务中定好位就是修行。现在我们学佛的人所出现的种种问题,诸如家庭问题、生活问题、夫妻关系问题、人际关系问题等等,都是因为相互之间责任和义务没有定好位。[6]

从以上佛教六种伦理能理解, 佛教徒的生活离不开社会, 并且处于现实社会生活的各种相互关系之中。业露华认为佛教教化需要面对广大的有情众生,因此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如何处理家庭和各种社会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关系的问题。为了教化众生,佛教强调「方便法门」或「方便设施」,由此也需要对家庭和社会的伦理道德关系作出说明。[2]

因此以上关于家庭生活和社会伦理道德的阐述,是佛教伦理思想的一个重要部分, 也是佛教 “入世关怀”一面的具体实现。

 

《善生经》的交友守则

《善生经》的“入世关怀”精神也可以从其极为详细的处世交友之道中体现。在经中, 佛陀告诫我们善辨四种“非善知识(怨)而似善知识(亲)” 的人:第一类是畏惧权势而亲近你的人(畏伏);第二类是专对你说好话的人(美言); 第三类是奉承讨好你的人(敬顺);第四类是影响你做坏事的人(恶友)。就如同在《长阿含。善生经》中记载:

有四怨如亲,汝当觉知。何谓为四?一者畏伏,二者美言,三者敬顺,四者恶友。

所谓的“畏伏”、“美言”、“敬顺”及“恶友”,经典里也进一步说明如下:

佛告善生。畏伏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先与后夺。二者与少望多。三者畏故强亲。四者为利故亲。是为畏伏四事。

对因为畏惧权势而亲近你的人(畏伏),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先给与好处,其后又图谋夺回;2。给的少但期望得到更多的回报;3。因为畏惧而故意亲近;4。因为利益而故亲近。

美言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善恶斯顺。二者有难捨离。三者外有善来密止之。四者见有危事便排济之。是为美言亲四事。

对专对你说好话的人(美言),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不管好坏尽选择你爱听的话来讨好你  2。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离你而去3。有外头来的善法不让你知道 4。见到人有危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敬顺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先诳。二者后诳。三者现诳。四者见有小过便加杖之。是为敬顺亲四事。

对奉承讨好你的人(敬顺),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先前骗过你,而后以种种花言巧语想再来欺骗你 2。对以后未知的事说的天花乱坠,企图让你上当3。当前见说不见, 不见说见等的欺诳你 4。你有小错误变乘机会加害与你。

恶友亲复有四事。云何为四。一者饮酒时为友。二者博戏时为友。三者淫逸时为友。四者歌舞时为友。是为恶友亲四事。

对影响你做坏事的人(恶友),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和你一起饮酒时为友 2。和你赌博游戏时为友 3。和你一起荒淫作乐时为友;4。和你一起跳舞玩乐时为友。

同时,佛陀也在《长阿含。善生经》中告诫弟子选择善友的条件即“止非”、 “慈愍”、“ 利人”、“同事”如下:

佛告善生。有四亲可亲。多所饶益。为人救护。云何为四。一者止非。二者慈愍。三者利人。四者同事。是为四亲可亲。多所饶益。为人救护。当亲近之。

善生。彼止非有四事。多所饶益。为人救护。云何为四。一者见人为恶则能遮止。二者示人正直。三者慈心愍念。四者示人天路。是为四止非。多所饶益。为人救护。

对能“止非”的朋友,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见到你做坏事而加以阻止 2。教以你正确的人生方向 3。常以慈爱心相待 4。教以你得生人天道的方法。

复次。慈愍有四事。一者见利代喜。二者见恶代忧。三者称誉人德。四者见人说恶便能抑制。是为四慈愍。多所饶益。为人救护。

对能“慈愍”的朋友,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见到你得利益而欢喜2。见到你做坏事而担忧3。称赞你的品德4。见到有人背后说你坏话而遏止

利益有四。云何为四。一者护彼不令放逸。二者护彼放逸失财。三者护彼使不恐怖。四者屏相教诫。是为四利人。多所饶益。为人救护。

对能“利人”的朋友,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守护你而不让你放逸 2。守护你而不让你耗失钱财3。守护你不让你恐惧4。有过错,私底下加以劝诫。

同事有四。云何为四。一者为彼不惜身命。二者为彼不惜财宝。三者为彼济其恐怖。四者为彼屏相教诫。是为四同事。多所饶益。为人救护。

对能“同事”的朋友,可以透过以下四种行为来辩识:1。为顾朋友之义而不惜身命2。不吝惜财务而给予救济3。为你消除恐惧怖畏4。肯私下教诫,使令止恶向善

依淳法师认为,佛陀在《善生经》所提供的四种恶知识(损友)、四种善知识(益友),及四恶友辨识法、四善友辨识法,既清楚又明白,征诸现代人因结交朋友所产生的利害得失,和人生变化,《善生经》真为现代人提供了最好的择友之道。[1]

所以说, 《善生经》中的交友守则体现了佛教关怀世人社交活动层面应该注意的事项, 其中教诫我们亲近善知识获益无穷,亲近恶知识必召祸害的道理。


《善生经》的经济理财

物质需求是人生存的基本生活需求,唯有在满足了人的基本生活物质条件的前提下, 才能进一步追求学习、情感乃至于精神生活。虽然佛教的最终目标是趋向于“出世间”的解脱,但佛教徒同样也必须首先满足生命赖以维持的基本物质生活条件。特别是对于在家佛教徒来说,这一点更为重要。所以,在“入世关怀”的前提下, 佛陀首先为在家弟子的经济生活在《中阿含。善生经》中,提出了以下建议:

初当学技术,於後求财物,後求财物已,分别作四分。

一分作饮食,一分作田业,一分举藏置,急时赴所须,耕作商人给,一分出息利。

据经中所言,佛弟子们要赚取财富,首先要学习专业技术,然后才能谋取工作以赚取生计。得到财富以后,佛陀建议将财富分为四分,分别用于日常生活、购置产业或发展事业、储蓄以备不时之需,以及投资等用途。在管理财富的同时, 经中也告诫弟子们切勿挥霍无度,不可寅食卯粮,更不可贪图近利,应该逐步累计财富如: 犹如蜂采花, 长夜求钱财,当自受快乐。在用钱上更要注意: 出財莫令远,亦勿令普漫,不可以财与,凶暴及豪強。

另一方面,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中阿含。善生经》中,佛陀也告诫弟子六种不如法聚财甚至会将资财耗损的六种“非道”生活如下:

居士子!求财物者,当知有六非道,云何为六?一曰种种戏,求财物者为非道;二曰非时行,求财物者为非道;三曰饮酒放逸,求财物者为非道;四曰亲近恶知识,求财物者为非道;五曰常喜妓乐,求财物者为非道;六曰懒惰,求财物者为非道。

以上六种“非道”生活对求财物者带来的后果如下:

1。种种戏 – 所谓“种种戏”就是赌博等投机的方式求财,其中可能延伸的后果如赌输的人会心存不甘而生怨恨,同时赌输的人往往会心生耻辱而赢的人却心生骄慢,赌输的人也会因痛失钱财寝食难安而最终导致让“亲者痛、仇者快”家破人亡的下场。另外,好赌的人通常信用不好,以致虽然说了真话也难以让人信服。

2。非时行-所谓“非时行”就是不依时序作息的取财方式。生活如果不按时作息所带来的后果第一是不能保护好自己。生活日夜颠倒的人往往会影响健康和情绪而不能自保,因此痛失钱财甚至会连累了妻子儿女。同时,生活工作常不依时序的人即使是能力再强,却常会让人怀疑而无法取得他人的信任。

3。饮酒放逸 – 在现实生活里, 许多人因为工作而必须活在灯红酒绿的应酬生涯。饮酒放逸除了会让人耗损财物,也会伤害身体健康。酒后的神智不清也容易引发和他人的纠纷和斗争,更会因为酒后而把隐私说出来。所谓醉酒败德,常饮酒闹事者不仅伤害智慧,也会让人对其避而远之。

4。近恶知识 –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时常和不怀善念的人共处,就如同亲近盗贼和骗子般,疯狂迷醉荒淫无度的生活。一旦沉迷于追逐游乐嬉戏,就不会努力经营事业,因此而将家产耗尽,甚至受恶知识影响犯下种种罪行而召来苦果。

5。常喜妓乐 – 若有人沉迷于唱歌、跳舞以及前往夜店、酒吧、卡拉OK等娱乐场所,往往因此而荒废了事业或学业。人一旦耽迷于这些不良嗜好,则会开始沉沦,终究难以成就一番事业。

6。懒惰 -佛陀在经中指出,凡经常借口说天时太早、天时太晚、天气太冷、天气太热、食的过饱、肚子太饿而不努力工作者,不能经营事业,即便是有事业,也不肯努力用心经营。这些人难有成就,不仅是未谋取的财富不能得到,本有的财富也会因为懒惰的原因而败尽。

王开府对佛陀特别强调在家人的生财、积财、护财与用财,颇感意外。其实这正显示佛陀教化通情达理的特色。 [7 ]

佛陀对在家弟子现实经济生活的关怀和教化, 除了此经,也可分别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大宝积经卷》,《佛说菩萨本行经》等经典中可以看到。但相对于其他经典, 佛陀在《善生经》对在家弟子们生财、积财、护财与用财方面做了较为全面的建议。在现实生活上, 如果不懂生财之道、用财之处和理财之方,难免都会遇到经济困顿的时候。佛弟子若经济上遇到问题,不但其追求精神生活的条件必然受到影响,更谈不上履行在家弟子护持供养三宝的义务了。

 

《善生经》的“出世解脱”向度

《善生经》虽然重视现世的“入世关怀”,同时也不忽略佛教终极关怀的“后世安乐”及 “ 出世解脱 ” 向度。

从《善生经》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在家居士如果能够遵守基本的“四戒”,明了“六损财业”,遵守“礼敬六方”伦理,除了现世得到善报获得智者称赞以外, 也将在命终之后得生天上善处。

《长阿含。善生经》如是记载:

佛告善生:“若长者、长者子,知四结业,不于四处而作恶行,又复能知六损财业,是谓善生。若长者、长者子,离四恶行,礼敬六方,今世亦善,后获善报。今世根基、后世根基,于现法中,智者所称,获世一果,身坏命终,生天善处。

广参法师指出,如果人们能依本经如实去修持,当可消除现生的苦厄,增长人生的福乐,建立幸福美满的人生。人生正行的圆满,即是生天的善因,此生寿终,即能得生天上,所以本经不仅是人生的人乘法,同时也兼有生天的天乘法。[8]

相对于儒家伦理的没有明显宗教向度,所谓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王开府认为佛教伦理是有宗教向度的。儒家伦理虽然也敬天、敬神,具有相当程度的宗教意识与情操,但强烈的人文色彩与人本思想,使儒家对宗教总是若即若离,不愿涉入太深,对于死后问题更是持不予回答的态度。他在同文中也指出,《善生经》中除了安译提及“六度”,其中包含“禅定”(一心)“智慧”(黠慧)外,佛陀并未直接要求在家人修定、慧。这是因为本经的重点,在说明在家人的个人、家庭与社会伦理规范,而且修养目标是放在人天乘的缘故。他在同文中也认为,《善生经》的伦理,虽然是建立在人天乘的修行,而就终极目标来说,还是为解脱轮回、证得涅槃作准备。 [7]

在解释《中阿含。善生经》中一句:习昇则得昇,常逮智慧昇,转获清净戒,及与微妙止,净慧法师认为”微妙止”中的”止”就是禅定。在另外一个译本的《善生经》上说,如法守持五戒就能得到初果。《优婆塞戒经》讲,能把在家菩萨戒的六重二十八轻守好,就能证到三果。早期佛教认为在家人修行的最高果位就是证到三果罗汉。[6]

从以上所述,相对于儒家不着重宗教意识或“后世乐”的伦理取向,《善生经》在开示“入世关怀”种种层面的当下, 总离不开为在家弟子作“开示天路”等趋向“后世乐”的教导。虽然《善生经》着重于人天乘的修行,但这与其 “出世解脱”的终极目标没有冲突,而人天乘的修行更是佛弟子修学解脱道、菩萨道的基础。

 

结语

本文从在家居士的“道德规范”,“伦理思想”,“交友守则”及“经济理财”等四方面,略述了《善生经》对在家居士面对生活上种种问题的启示及佛教“入世关怀”的思想层面。本文也通过经中所强调的“生天善处”、“开示天路”等后世安乐趋向,说明《善生经》有别于儒家伦理思想中回避生死问题的明显宗教意识。同时,本文也尝试从不同译本《善生经》中蕴涵的“禅定”、“六度”等解脱道及菩萨道教导的讯息,来肯定《善生经》虽然着重于对在家居士的人天教法,但事实上它不违佛教解脱轮回、自利利他而趋向涅槃的终极“出世解脱”目标。我们相信在家居士如能通达《善生经》中“入世关怀”及“出世解脱”的妙方,所谓“以出世的精神, 做入世的事业”,不仅能在现世圆满幸福的人生,也为尽未来际的菩提道不断的累积善业资粮。

 

参考资料:

1. 依淳法师,《善生经》对现代伦理道德和幸福人生的启示
2. 业露华,从《佛说善生经》看佛教的家庭伦理观
3. 继献法师,初期佛教僧团伦理
4. 慧澈法师,从《佛说善生经》谈中国佛教伦理思想的孝亲观
5. 邱敏捷,佛教《六方礼经》之伦理观探析
6. 净慧法师,做人的佛法-《善生经》讲记
7. 王开府,《善生经》的伦理思想──兼论儒佛伦理思想之异同
8. 广参法师,善生经浅说
9. 太虚大师,《佛说善生经》讲录
10.竺摩法师,善生经与人生佛教
11.文珠法师,出世与入世
12.圣凯法师,入世与出世
13.陈红兵,出世与入世:佛教解脱论的双重维度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