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浅析马来西亚佛教的公事参与

馬佛弘法基金會
拿督洪祖豐
二0一三年三月十七日

马佛青对公共事务的参与

马佛青成立于1970年。打从70年代末期开始,马佛青就密却关注公共课题。近年来马佛青对公共课题的关注,可从其会务报告窥见一斑。我从其2010年下半年至2012年上半年的报告中,整理出其所“参与” 的公共事务,列于表格一。

表格一:佛青总会 “参与”  的公共事务 (整理自马佛青2010-2012会务报告)

  日期 内容 刊登媒体
1 12/6/2010 不认同联邦政府有意把赌球合法化  
2 19/6/2010 希望寂静园林让佛教道场如常运作 星洲、中国
3 15/7/2010 吁请校方尊重宪法,重视学生课外活动 星洲、中国、南洋
4 16/7/2010 “在家里祭拜祖先 者就是道教徒”是错误言论 星洲、南洋
5 27/7/2010 欢迎副首相声明已设立的佛学会可继续活动 星洲、中国、南洋
6 23/7/2010 支持“杨伟光后援会”  为伟光 争取生命的第二次机会 星洲、南洋
7 19/8/2010 吁请政府给与媒体更多报道的言论空间  
8 24/8/2010 谴责暴徒破坏宗教祈祷所 星洲、中国、南洋
9 24/12/2010 不支持马葛档巴总会主办之“佛陀舍利及古物展” 星洲、南洋
10 08/1/2011 遗憾赵明福身亡 判为悬案,吁请设立皇家调委会 星洲、中国
11 19/1/2011 遗憾悲痛法师穿 西装令勋衔 星洲、中国、南洋
12 13/2/2011 不苟同回教裁决理事会裁决情人节有基督教因素 星洲、中国
13 18/2/2011 欢迎槟州政府设立非回教事务职 星洲、南洋
14 18/3/2011 遗憾扣留马来文版圣经 星洲
15 02/04/2011 欢迎教育部 下放权力, 让中学校长批准设立非回教宗教学会 星洲、南洋
16 21/4/2011 不认同 删除屠妖节及卫塞节 公共假期的建议 星洲、南洋
17 06/08/2011 不苟同雪州宗教局搜查教会活动 星洲、中国、南洋
18 19/11/2011 不认同修改青年年龄定义 The Star
19 16/12/2011 “华裔佛教徒不重视四圣谛”是有误导性 星洲
20 08/01/2012 积极看待学校可办圣经班,促请其它宗教教育被纳入教育体系 星洲, 东方
21 10/01/2012 希望官员处理课外活动时能更敏感及包容 星洲、中国、南洋
22 14/1/2012 再发生学校关闭佛学会事,佛青认为有违反宪法 星洲、南洋
23 19/1/2012 支持八大华青, 要求青体部检讨降低年龄定义 星洲
24 04/03/2012 遗憾  吊销吉打佛学院注册 星洲
25 16/4/2012 支持净选联盟八大诉求 星洲、南洋
26 11/5/2012 坚决反对政府降低青年组织的年龄至30岁 星洲

 

从此表格可看到,佛青总会在24个月里发了26篇新闻稿,几乎是每个月一个文告, 对一些公共事务,表达了佛教徒应有的关心。

然而,也可从此表格里看到,所谓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只不过是发发新闻稿而已。如此的参与,不能说积极,更遑论激进。但是,我不认为马佛青应采用激进的参与方式。在马来西亚这种多元背景的国度里,传统“入世佛教”的激进态度,恐怕只能带来反效果。 只不过,积极一点  –  进一步的跟进,是应该的。

无可否认,佛青总会除了发发文告,也对一些课题作进一步的跟进 ,如与青年体育部副部长交流,与 朝野政党领袖交涉,与柔佛 州务大臣会面,与部长副部长 共餐, 这些都在同一份会务报告里有提到。不过,这些互动仅限于一些课题,多数课题是发了文告就算数, 没有进一步跟进。

无论如何,发表文告,对课题表达立场、看法,是公民社会里“舆论建设”的重要工作。这方面,佛青总会的表现是值得肯定的。实际上,在这方面,佛青总会弥补了缺席的马佛教总会。

 

在暗室里挤眼

所谓“舆论建设”, 当然是希望所发表的论点能引起广大群众的注意与支持, 因此应用媒体发表文告是理所当然的。但不是所有媒体愿意合作。 在马来西亚,马来文与英文报章多不愿刊登民间 团体的文告。幸好,中文媒体多肯合作。(在上述表格中,第1基地7 项没获得任何媒体刊登)

在中文媒体发表文告,可以达到引起广大佛教徒的注意与支持,也因此为有关当局带来压力。这种施压,也是一种发挥公民力量的民主机制。但是,有关当局若不谙中文,又没人通报,就不会感受到压力了。这就有如马来谚语所说,在暗室里挤眼- 自己感觉良好,但对方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舆论建设”, 主要目的是给与当局者压力,向有关当局 争取合理的对待。若只达到‘在暗室里挤眼”的效应,那就太可惜了。

我认为马佛青应把原本文告、有关新闻剪报, 连同巫或英文翻译,寄给有关当局,及各国州议员 (因为他们往往是最终决策者),如此才能下情上达, 达到理想中的作用。

再者,今天的群众交流(mass communication), 不能只应用传统的印刷媒体来传播。新媒体是时下不可或缺的传媒。马佛青应多善用新媒体来推动舆论。

 

被动的参与

从上述表格里,我们也可看到,所有的参与,都是被动的。这种被动性的参与,顶多只能说是对一些时事课题做起码的反应,不能说成具有“入世佛教”的精神。

但是,这种被动性参与,其重要性却是不可否定。 在讲究公民参与的民主制度里,公民及公民团体若连这种被动性的参与也放弃的话,那民主精神就无法真正发挥了。因此,马佛青这种被动性的参与,还是值得肯定。

但是,马佛青作为一个全国性的团体,理应主动的提出或领导一些公共课题。这是领导者应扮演的角色。我在 佛教团体介入政治的伦理 一文里提到,“介入公众与政治课题,不是当别人把某些课题搞热了,佛团寺庙僧侣信徒就跑出来发文告或参与游行。这种陪跑的介入,不是不可以, 而是经常陪跑而没有本身带出的课题,就显示了佛教团体对公众与政治课题的茫然,对自身角色模糊。作为全国性的领导,马佛青有必要发挥其领导角色,拟出本身的计划,有策略性的参与公共课题。

 

成效

这几年来,马佛青对公共事务的介入、发言,是否有成效呢?答案是有的。。。虽然不太理想。例如,学校佛学会被取消一事,在马佛青总会及各界人士团体声讨之下,有关当局不得不做出一些调整。但同样的事件会一在重演。在 “捐款给宗教团体可豁免所得税”一事上,马佛青争取删除一些苛刻条件,也获得当局应允, 但此课题从宣布至今已年半,仍没真正落实。 易言之, 马佛情取得一些零粹的成果,但无法影响大局。

近年来,马佛青也介入一些政治意味较浓厚的公共课题,如“赵明福”及“净选联盟八大诉求” 事件。在这些课题上,众多公民团体及政党所发挥的舆论力量,也使得有关当局不得做出一些调整。马佛青是这众多公民团体的一员, 也算为公民权利尽了一份力量。

再者,在一些课题上虽无法看到具体的效果,但马佛青的介入 和发言,具有高度的教育效果。例如,对“寂静园林”,“佛陀舍利及古物展”, “法师穿西装令勋衔”等事件的表态,发挥了群众教育的效果。

 

其他佛团、个人的参与

除了马佛青总会,马来西亚其他佛教团体,在同一时期对公共课题的关怀,简直是少得可怜。例如,马来西亚佛教总会仅在2012年1月12日发了一篇文告,欢迎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宣佈接納“聖經知識”為宗教教育科目之一, 并要求政府也把佛学考试例为学校考试。马佛教咨询理事会也仅在2010年12月23日,发一篇文告反对“佛教舍利展”。至于地方性佛团寺庙,几乎都是“不问世事”的。

有趣的事,马佛青总会自成立以来,就是个以居士为主导的团体。由此可见居士对公众事务教具敏感性及较关心。反观以出家众为主的马佛教总会,在这方面就显得毫无生气。

个人方面,在 2011年729“净选联盟2”,和2012年428“净选联盟3”大集会上,出现了一些标榜佛教徒身份的居士与出家人。接下来,空理法师参与了百里苦行反公害, 引人注目。这是马佛教界不曾见过的“激进”行为,但它是和平的行动。

 

结语

整体来说,马来西亚佛教对公共课题的参与,多局限在舆论建设方面,并没有进一步的激进行动。它没有入世佛教那种集体的、激进的行动,但有入世佛教那种和平、非暴力的精神。这种“马来西亚式的入世佛教”是马来西亚大环境下的产物。它也显现了马佛教界的智慧。

这种“马来西亚式的入世佛教”,虽没带来理想中的成效,但也多少对一些公共课题发挥了正面的影响。在这方面,马佛青发挥了领导作用,代表马来西亚佛教徒发表心声。 但仅靠马佛青发出心声, 力量并不强。要加强民主的声音,还需要更多更多地方性佛教团体及个人的配合。如此才能一呼百应,发挥群体的力量。

马佛青也有必要提出和领导一些特定课题,而不仅是“陪跑”或被动式的参与。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