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居士的学佛智慧

DSC09140 - Copy (1024x743)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
总会长 蔡明田
二0一三年六月廿八日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第一届第三次理事会-登嘉楼)座谈会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经过长时间酝酿,而成现实。得到世界各地知识界佛教学者的鼓励,大力推动和协助下,终于在二0一二年六月廿六日获得我国政府正式立案批准。并在二0一二年十月廿日在古晋佛教新村,香积楼召开第一届会员大会,讨论总会的成立事宜。同时决定在二0一三年三月十七日在吉隆坡举行盛大的文娱晚会来庆祝,并对外宣布马居士总会的正式成立。邀请中国,台湾,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汶莱以及全马各地居士团体参加,马居士总会今后的发展目标,将逐步进行,并扩大招收会员以实现全国性的佛教组织。马佛教居士总会的成立,将带动全国佛教组织对“居士佛教”的发展加以关注。联合各地佛教居士的力量带动“世界居士”在各国的推动作用。

第一届第三次马居士总会理事会,今天在西马之东海岸,登嘉楼州举行,承蒙登嘉楼佛教会的热诚接办,和对居士佛教的拥护,对佛法的发扬的精神,仅此致谢。同时决定在今年九月间将由沙巴亚庇佛教居士林主办第四次马居士总会的理事会,希望各州居士们参加,以对亚庇居士林的支持和鼓励。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之成立,获得各界人士的关注,加以鼓励和支持,虽然尚有小部份人士对居士佛教的认知,还在模糊之中,以为出家的佛教,就是佛教的全部。

三十多年来,因经商到世界各地访问,推动居士佛教的理念时也遇到一些问题,有些人以为作为居士以布施供养就是居士学佛的本份,当然这是非常幼稚的想法,也是对佛法肤浅的认知,所以不在意一些人不成熟的看法,一直以来均认为,佛教的传承经历了二千五百年的历史过程,由兴而衰再兴的过程,都是经历出家在家教徒的努力和团结的精神所凝结出来的成果,尤其在上世纪初佛教经过了辛酸一段历史,甚至在历史长河中被淘汰和消灭掉的危机,这是历史事实,以中国佛教而言,清朝末期,佛教在中国已面临灭绝的危机,虽然寺院佛像充满中国各地,但没有文化的内涵和佛教文化的教导,佛教教育的失落,智信佛教的沦落,迷信的弥漫,佛法无法显现,致使知识界对佛教的唾弃。虽然寺庙的雄伟,佛像的庄严,仅是外表的形象,这便是中国佛教最为悲伤的时期。民国初年因为知识青年中,出现一批善知识,致力振兴佛教,发扬佛法以文化教育充实佛教徒,知识化佛教青年,文化艺术化佛教,因此复兴了当代中国佛教。汉传佛教再经过一百多年的复兴运动的努力,而得到了新发展的成效,恢复元气,形成了今天的大乘佛教新面貌。居士佛教也在这场复兴运动中,异军突起,进入了佛教主流路线,为佛教的渊远流长的奋斗中,扮演了积极角色。

居士学佛自古而然,佛陀的说法对象,除了出家弟子,亦包括了诸多在家弟子,也有天人乃至菩萨众,甚至外道沙门,也在被感化之中。佛陀成道后,诸多在家弟子的皈依,成为佛陀的在家弟子,也有出家随佛陀修行,形成了出家和在家二众弟子。僧伽的形成加上在家弟子,便是僧团组成的过程。因为出家人是专业的修行者,为使出家弟子专心于佛法修行,而设戒以不经营和农耕,甚至手不拈钱财珠宝,不非时食等戒来约束出家人的日常生活,限制举止动作,当然这就是为了出家人的清净修行,即为能安心于修行,一切日常生活之所需,则归于在家弟子来承担责任,所以在教界中,在家弟子奉行佛陀的咐嘱,除佛法修行外亦以布施供养为修行福德所得的部分,功德修行则以佛法为修,这便是在家学佛的规则。为使出家修行得以安心于道业,必以专业修行为业,目的是为能成圣之后,必以功德所得回向众生,这便是出家和在家弟子之学佛根本因缘。

“宗教”,自古而今,皆被认为是人类对人生课题的探讨和处理方式,通过宗教的理念,理解人生,使人们对生活更为安详和自如。一般而言,人生问题包括了“人的生活”问题,和“人的生命”问题,所以说,人生的含义有二大主要的课题,包含的就是人生生活和人生生命的两大层面。

人生问题,其一,就是人生生活的课题,生活是人生现实的效应问题,人们要生活的好,除了物质享受及满足生活现状之后,其二,就是人们的精神生活的提升,了解真正人生生活的内涵,探索生死境界的人生,这方面的深入更为重要,宗教所涉及的人生更重要就是生命课题了。

生命问题是人生最复杂和最难理解的课题,自古以来人们只靠着宗教理念来了解生命,通过宗教精神领域来解答,生命的时间和空间的存在和消灭,确实也是通过宗教信仰的支撑和理解,即所谓“信仰效应”,生的由来和死的去向课题无法以过去经验来论述,因为生死问题没有过来的经验,如果勉强来谈论生死问题,那仅是以宗教思维之逻辑推论的分辨,当然各种宗教的思维,皆有其自有的逻辑来解释生命的始终,大部分的宗教都以神造论来解释生命的开始,而死即是下地狱或上天堂,都以神的效应来概括。但佛教则有别与其他宗教,不以神造论的宗教假象来说明生死问题。佛教不认同神造,只认为缘起性空,因缘和合的现象,这现象便是宇宙万物生灭的自然规律。

当今世上有许多宗教,均以信徒的生活问题为关怀,以现实利益为争取,这是不圆满的宗教行为。但有一小部份特级宗教,则以生活和生命问题共同关怀,虽然尚有比重分别的不同,因为谈论生活课题,是可循经验方式来了解,可是生命课题就不一样了,我们无法以过去的经验来了解生命,因为没人能够以死过的经验,叙述死亡的过程,复活现象是无法使人理解和接受。

佛教对人生问题的解决,以无常无我,因缘和合,的缘起性空现象来解释生命。对现实人生安于现状,则以心净国土净的精神来处理,安心于现状,满足于各种环境,放下任何遭遇,安心之道的人生,是最美丽的人生生活环境,所以说,自我的满足就是佛在心中。

佛教比较为解决人生“生命”的问题,它的终极关怀是众生生命如何彻底解决的问题,所以提出“无余涅盘”的究竟境界。所以说佛教是生命的宗教,佛学是生命之学。只有通过佛教特定修行方法来理解生命,以禅定的修行,通过般若智慧来了解生死问题,这是佛教的宗教理念最为积极目的一面。

印顺导师认为,佛法是宗教,佛法是不共于神教的宗教。佛教不共于一般哲学之处。宗教的信仰对象与人类接触,面对的境界有,人类依于触的境界,想象信仰的对象,然宗教行为不仅来自环境的启发,同时来自于宗教意欲。还不一定为为宗教,宗教尚有特殊的经验,一切宗教都有一种特殊经验为支柱,所以宗教的本质是由人类内心的向上意欲,在不同的环境约束下,经各种特殊而开展。

居士学佛应以道业为重,以新的进化的重点,习俗生活是居士日常过活生存的方式,在世俗生活中,持以正道,以佛法为学,以戒律为持,因为居士过着习俗生活,为了生活所以以工农商为业,经营以正道,以戒律为鉴,经营所得分为三部分处理(一)为生活所用,(二)为储蓄所备,(三)为布施和供养所需。这便是佛陀对在家人的咐嘱。而出家人则不可以经营为生,因为僧属为道业为求,以求道为觉悟,悟道为救渡众生,这就是“人天师表”,佛陀咐嘱出家弟子,应以功德回向众生,以报答众生缘和布施恩。普渡众生是佛陀成佛最大志愿,因为为了引渡众生到彼岸,成道后的佛陀毅然住世说法,这便是佛道之大悲精神所在。

佛陀在世间住世说法,目的是为了普渡众生,如地藏菩萨所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意愿。但佛陀的普渡的志愿更为超过,为普渡世间出世间的众生皆能成佛道,我们学佛也应有如是宏大誓愿,发扬“利人利己”渡人渡己的大乘佛教法的精神,也是居士佛教的中心思想,更是佛教住世的目的。

政治是人类社会利益争取的一种现象,人对人,种族对种族,国家对国家的争夺,是自私心理所形成的现象,它可以带领人走向恶道,诸如兴起战争,因为它是自私的,所以以我为大,以我为重,不明善与恶。违反自己心愿的更是邪恶,因为它是世俗法,是非的分辨只是以我为考虑,所以非正道。佛教不同与其他宗教,则是以普渡为宗教目的,所以不排斥任何事项,对善与恶也包涵,大公无私以生命解脱为主的普世价值之宗教信仰。所以佛教自古以来对习俗世间法的政治议题从不持意见,但佛陀常劝请当政者以善道治国,因为因果报应的因缘规律是不爽的,无论在世间持多大之权势和财富,最终都无法逃过生老病死的厄运,在世间的一切都无法随身而带,只有因果业力牵引而轮回不息。佛教主张善恶之报之普世价值观,不要业力随身就得在世之时以善道做人,所谓人成佛成的道理。佛教强调“自我修行”依靠自我内在的佛性的展现,正确执行信仰,是宗教修行本身,任何业务均可提供修行机缘。

道元法师是日本著名僧人,宋朝时期来到中国学习佛法,他遇到一个在寺庙里厨房工作的和尚,道元问他,来到寺庙不修行当和尚何用,他回答说,“厨房职务也有开悟之道”,这种说法使道元非常震惊。从中国佛教来说,日常生活处处都是修行的道场,只要会把握修行之技巧。所以说各自投身世俗界工作,只要心念正行,本身就是实践佛教的修行,一切都是本身对职业和修行之间的确定。日本净土宗的经济伦理是一种世俗教义,以生意模式挨家兜售以实践净土真宗的教戒,透过交易服务人群以报恩,选择沿街兜售作为佛教修行服务的形式。不向利益叩头,而是为利益后面之阿弥陀佛的慈悲精神礼敬。当然这种以交易服务对修行的实践的宗教信仰理念是日本佛教的特色。

居士佛教的执行是为对佛法的引导居士敬业精神,以佛法服务大众,作为佛教慈悲喜舍精神的发挥,所以以善为本的经营理念,进而以福利社会的贡献,是符合佛教为服务众生的基本理论价值观。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