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居士学佛与事业的平衡

古晋佛教居士林
林长
  蔡明田居士
二0一三年九月廿日亚庇
沙巴亚庇佛教居士林佛学交流会

 

DSC00896 (1024x680)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第一届四次理事会-亚庇)座谈会

佛教信仰的价值

DSC00902 (952x1024)佛法的浩瀚,法海的深广,处于法海中的我们,唯一的动作,就是更应精进学佛,努力向前走,走向光明的彼岸。华严经上说,法海无边誓愿学,众生无量誓愿度,是我们学佛的决心,学佛的目的是为众生离苦的悲情,为有情众生的福祗,也是佛陀住世立教本意。法度有缘人,我们只要从佛法中获得一点点法益,就受用无穷。在家的学佛也是为了,消除生活上的烦恼,工作上的压力,自在、放下的自然环境下生活,以修行求取解脱而涅盘,就是佛法度众最终的理想。居士学佛也必须以佛法的学习为依怙,从佛法的教育中了解人生,人生生活之圆满,就是道德从修行实践中实现,持戒的清净,定慧的究竟,人格升华,圆满人生,所谓人成佛成,就是我们学佛的意愿。虽然有人说,“不圆满才是人生”,这是形容为人是过去业力所受,因为过去世的缺失  ,所以轮回为人,在六道轮回受苦,所以说人生不圆满。是故我们应从修行中求取圆满,清净业力,消除恶业,这样才是解脱的圆满人生,也就是解脱的境界。

佛法上说,信仰佛教到学习佛法,应从心性的定修学起,心定而生慧,就有般若心智,佛性的显现,就是光明亮丽的净土。维摩诘经中所谓,心净国土净,就是这种境界。一般的信佛人,到寺庙烧香拜佛,持名诵咒,这是对佛菩萨的敬仰,祈求佛菩萨加彼,这是世间法上的随缘方便之法门 ,真正学佛的人,不但是从宗教上的信仰遵照礼仪敬重,实际上更重要的是“信、智”的并用,有信必备有智,因为智慧是学佛的根本。佛学也不应只专注教理的研究,研究佛法更重要的是“解、行”的并重。所以说,佛法的学习应通过修行体会佛经内涵,理解佛法的效应,才是实践性的学佛精诚所在。

学佛不外乎“三学”的精进。“戒、定、慧”,三无漏学是佛法修行重点,从此再开拓至“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的实践,这便是世间法最高道德行为标准,也就是出世间法修行开悟的基础,是学佛人应走之修行方向。从学佛的过程来看,先从外在的自在,再到内心清净,进而使心性的净化,行为更加善美,人性更为圆满,这便是人生道德的实践成效,也是三学六度修行的究竟,是对居士学习佛法的启示。

 “戒”,的定义是,不当作的不能作,应当作的不能不作。增一阿含经,七佛通戒的偈句,“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是过去世七佛通用的戒律,如果我们确实做到了,便是真正清净的佛弟子。鸟巢禅师对白居易说,虽然三岁小孩能说,但八十岁老翁却作不到。这二句偈虽然简单,但中蕴含严格的要求,不是凡夫所能完全做到的事。

华严经说,“戒为无上菩提本,长养一切诸善根”,佛法的教训中,戒有等次之分,如对在家人说的,通俗之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半通俗的八戒,也称八关斋戒(从五戒加上另三戒即,不涂饰□舞歌视听,不眠坐高床,不非时食),以及入世普渡的菩萨戒。诸戒中事实上是以五戒十善(不杀生、不偷、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不嗔、不痴),为一切戒的基础,也是我们居士学佛必备的戒条。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佛陀为在家众对营生职务的指导方式。佛教的持戒精神,重在内心的发意,重善因去恶果,以报业的观念,修一切善法 ,是为人处世的基础。所以说,居士学佛修行必须要持戒,持戒的清净,心态就平稳,为人处事就得体,这便是居士学习佛法的良好状况。

 “佛遗教经”内的记载;佛陀临涅盘前,阿难尊者的请示说,世尊住世时僧众依您为师,您入灭后,弟子们应以何为师呢?。佛陀的回答很简要,「汝等比丘,於我灭后,当尊重修敬“波罗提木叉”(戒律),如此则,如黯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所以佛教认定修行必要有持戒,以戒为师是对戒的重要性。

 “定”,就是禅定,如果说戒是为了善而去恶,定便是心的收摄,心之不乱而住于一境,这种状态便是所谓禅定。定的作用可以抑制我执,不使我欲的奔放,禅定的修行所得,就是离欲而入无欲的状态,进而可证得无我的境界。修定的方法很多,归纳起来不外是禅的“止观”,止与观就是对修习心法的调习。所谓“止”就是心的安定和静止。“ 观”是依止的要求而思维。如果修止不观,容易枯槁昏沉,如果只有观不修止,偏于分别而起散心。止观均等才会产生禅的活用,才容易进入定的境界。六祖惠能大师教导惠明参禅时说,“不思善不思恶,明上座本来面目”。就是说离开善恶的思念,就是自性本体的面目。离一切思念心境,就是一片空明朗澈的定境,所以禅宗教人参禅,就是为了,离心、离境、离识。

 “慧”,是睿智的意思。居士学佛的目的,就是为了要离开痛苦而得到快乐,同时也会得到解脱,这才是真正的了生脱死的目的。如果修戒定而忽略了般若智慧的修持,也是难以解脱。慧的产生,与戒定有关,如佛法上说,戒可生定,然后由定发慧,慧又可回来指导戒和指导定,连环作用精进修行,进而不懈,便能向解脱之道迈进。如果只修戒与定而不修慧,容易堕入盲修瞎练之邪见邪法中,难以究竟。圣严法师说,修慧可分为四类,闻慧、思慧、修慧、证慧。例如听法阅经而得智慧,称为闻慧。自心对佛法的思维,而后所得的心得,称为思慧。自己对佛法的学习所得的心得,从事于实际的践履,从实践中所得的心得,称为修慧。亲身从修行中体验到的经验,从经验中所得到这个心得的本来面目,便是证慧。

觉之教育

佛者觉也,觉的体现就是修行圆满的实践。佛教的教育,是以觉悟人生为最后的究竟,所以佛教的教育被称为“觉的教育”。觉的教育是佛陀施教的中心思想,最深睿而圆满的教育,是圆满彻悟人生的教育,本著教育众生修行的圆满,同登正等正觉成佛之路。印顺导师说,佛教是“先觉觉后觉的觉的教育”,通俗来说就是最圆满的“完人教育”。太虚大师说,成佛就是人格的究竟完成。两大师明确表达了佛教觉人教育的真实义。

我的导师“释晓云老法师”当代著名教育家、艺术家、宗教家。她一生从事教育工作,以文化艺术推动佛法,进而发扬佛教,为利乐有情众生,誓愿一生办学兴教,不建寺庙不当主持,致力研究“觉之教育”,以觉之教育醒悟人生,在觉的教育下发动菩提心的升起,显现般若心智的觉性,在近代教育史上得到非常重视和作用。一九九0年台湾华梵大学的创办,是中国佛教第一间社会大学的创立,就是她老人家为佛教的发展,对佛法的施教的努力,而尽形寿的伟大贡献。她老人家一生极力提倡觉之教育,使之实践在近代的教学上,并通过华梵大学的办学理想,实现觉之教育,真实地把觉之教育,贯彻在社会大学的教学理念上,以觉之教育来体现佛法精神的教导,所以华梵被称为觉之教育的堡垒。

诚如释晓云教授说,佛教是人类心灵教育法,故佛学称治心之学,觉性教育是超知识和重视心行实践,之心理教育、行为教育,乃至终身教育。老法师从四/五十年以来,在国际间奔波,为出国举行画艺展,藉文化艺术的交流,考察西方教育,参加国际佛学学术会议,之后开始在台湾举办“国际佛教教育研讨会”,这是中国佛教国际学术交流的先驱者。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佛教的学术会议,也是这种精神的感招,她老人家推动佛教文化的精神,和佛法宣扬的义举,可作为我们学习的楷模。

佛法无边不外乎三宝,三宝为学习佛法之皈依处。佛、法、僧,三宝是学佛所信受,信仰佛教应以三宝为依归,出家和在家学佛人,应以佛陀为仰止,以佛法为学习,以僧团为依怙,是佛教徒信佛学佛之正统。我们虽已归信三宝,但应以佛法为中心,因为佛法是佛教之本,是智慧之源,佛法的学习必须靠自己精进努力。阿含经上说,“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的训导,就是说,修行必须要以自己的努力,所谓自修自得。无论在家出家学佛人,必须以三宝为学为依,才是真正佛法的学习处,才是真正修行所依。祖师的遗训和祖语的启示,是我们为学习佛法的参考,学习佛法必须依据佛说之经律论而学,避免堕入邪知邪见和邪法的错误的修行中。南传佛教以“三法印”为印证正法或魔法。所谓三法印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

居士学佛也应该和出家人一样,以经律论的修习来提升自己的般若智慧,以戒定慧三无漏学的修行,来圆满自己的道业,以六度的修行达致出世入世法的圆满。六度以布施为首,供养是居士学佛的美德,也是修行的初步,是修人天福报的功德,所以居士学佛不可停留在布施供养的层次上,应以三法印为印证佛法的真伪,以三学六度之修行为基础,迈向佛法理悟,才是去烦恼趣向菩提的证果。

自我教育的佛教思想

“自我教育”,即是自己教育自己,或者是说,自己训练自己,和改造自己。佛陀以宗教家的立场施教以“修行”,通过修行净化心识,提升人性达致“人成佛成”的境界。佛陀也是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我们可从佛经内窥视一切,“阿含经”最注重“自我教育”的教育方式,他教导弟子,“法依止,自依止,莫异依止”。即所谓要修行学佛只有,依靠真理(佛法),依靠自己的努力(自修),不可依靠他人(他力)。

阿含经内的记载,佛陀教导弟子以,“自调,自净,自度”的自我修行的方法。居士也应以佛法的修习,来使自己智慧增盛,心智的升华,达到理悟真理的状态,就是自我渡化的教育原理。

“自调”即是自己调驯自己的心态,使之思想净化。如“维摩诘经”上说,“从无住本,立一切法”,也是金刚经上说之,“调伏其心”,或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之法。

“自净”是自己靠自己的修持,使内心心识净化。阿含经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所以说,诸佛之教导,无非是“自净其意”,要做到自净其意,必须要从自心做起,行为的善意表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虽然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但必须要有做的决心。唐朝大文学家,“白居易”问法以“鸟巢禅师”,如何是佛法要义?。禅师以上述之四句偈回答之,白居易则说,三岁孩子都懂之话有何奇特,禅师大声回应,三岁孩子都懂,七十老翁做不到。我们学佛应有善良之心,佛语说,不因小善而不为,不因小恶而为之。

“自度”是佛法的殊胜,也是佛教不同其他宗教之处。学佛就是要以佛法为依,以佛法的修行,提升自己的心性,使般若智慧显现,而救度自己。所以佛陀在阿含经上说,“我不能渡汝,汝须自渡”。中国禅宗五祖传法金刚经给慧能,经文说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慧能便开悟了。五祖为使佛法南下,要亲自渡河送慧能。慧能说“迷时师渡,悟时自渡”。慧能后来成就大法,被尊称为禅宗六祖。学佛人必须要以自力修持,自己不努力学佛是无法对佛法的理解,是难以自渡的。想以技巧方便,想以他力之救,是难以自性解脱的。业力之轮回只有自己以修行的精进,弃除业障才是消灾之法。故事说到,乾隆皇帝游江南时,参礼西湖灵隐寺,见观世音菩萨手持念珠,问知客僧,“你手持念珠,心念观世音菩萨,那观世音菩萨手也持念珠,但她又在念谁呢?”知客回答,“观世音菩萨亦念观世音菩萨”。乾隆又再追问,“如何自己又念自己呢?”,知客说,“求人不如求己”。乾隆皇帝微笑表示满意。

 居士学佛应要有自我教育的精神,以自力学习佛法,求以智慧,以禅修求以心定,以念佛求以心净。无论修禅,念佛都是为了“定三昧”,就是所谓,自净其意,是三世诸佛的教导,如是的修行才是真学佛。如果只有拜拜求保佑,布施和供养以求回报,仅是求以人天福报,无法解脱,非真学佛之善举,因为人天福报的境界,还是处于世间轮回现象,无法脱离生死境界。从佛法上说,学佛终极的目的仅是为了解脱,为了了生脱死,究竟涅盘的无上菩提,是出家在家学佛的本意和愿望。

 “阿含经”内的记载,二十亿是一名富家子弟,他毅然出家依佛陀修行,他非常精进,以求早日成就阿罗汉道,一天他发愿以“行般若”绕树行而不懈,因为过度疲劳而病倒,还无法成就,心灰意冷之馀,想还俗以财施为修行取向。佛陀知道后,开示他说,二十亿呀!您懂得弹琴吗?回答说,懂,佛陀又说,琴弦太松琴声好不好听,回答,不好听,又问,如果太紧呢!回答说,会断弦,又问,如果适当调弦呢?回答说,那声音好听了。佛陀开示以佛法说,修行也是如此,应该修行的时候就修行,休息的时候就应该休息,食饭的时候便吃饭,睡觉的时候就睡觉,这样的修行才是如法。之后二十亿照佛陀的教导修行而开悟。这例子正是我们在家学佛修行的典范。

 “华严经”经内所提示之,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的事迹,参访诸善知识,以“闻思修”的修行方法,得到无限法益,是值得我们学习之处。五十三参中,善财童子得到文殊菩萨指点,前后造访了五大菩萨,十一位婆罗门,五位比丘,一位比丘尼,馀者三十一均是在家居士,如长者、优婆塞、优婆夷,还有外道。从诸善知识的访谈中,给善财童子诸多启示,受益非浅。例如“五明学”之学习中之,内明(论理学)、因明(宗教学)、声明(语文音乐学)、医明(医药学)、工巧明(工艺学),都是利益众生之世间法,是人间佛教为人世间之人生,生活环境的改善,生活素质之提高,思想境界的升华,是居士以佛法的精神处世,从事道德良知事业的重点要求。

居士的时代使命

居士学佛源自佛陀时期,佛陀说法有教无类,不但对出家在家弟子的说法,也向人天乃至圣众菩萨宣说微妙之法,渡化众生是说法的目的。居士学佛应以佛陀的行为举止唯首是瞻,以佛学为入,以佛法为学,以戒律为修,坚持以恒,以正知正见的学佛知见,提升自我才是学佛的究竟。

金刚经上说,佛陀与常随弟子,于城中乞食后,回到住处,饭食讫,洗足已,敷座而坐,而宣讲佛法。(这便是世尊和僧众日常生活的写照。)时须菩提从众中起座,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这是弟子向佛陀行礼的方式)而启问如何展现出心境中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心,佛陀启示,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心的降伏,应以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的空相之心取境。万法因缘生,因为缘起性空,因缘和合,而有诸相,诸相是诸缘的聚合,因为和合的东西,就会有散灭,所以说,因缘生法,自性本空,就是诸相非相的意义。因而心之不应取相,就不会执著,也就不起烦恼,心境就自在。如经中所说,“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这便是从心识上修行的重点,居士也应有如是学佛的精神。

一般而言,居士之学佛皆以为,唯布施和供养就是修行,更甚者以为持素也就是修行,乃至以为,烧香拜拜就是佛教徒,不知皈依后对佛法的“闻思修”的重视,甚至背诵读念一生人的经本,而不知经文的内涵,这是多麽可惜的事情,所谓深入宝藏空手而归。佛陀在金刚经上告诉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密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於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这便是佛陀以比喻方式告诉我们,修行以佛法的重要。财施仅仅是为福德回报,仅是人天福报。中国佛教常说一段故事,时梁武帝会见菩提达摩禅师,问以佛法,朕供僧建庙,(布施供养)有没有功德,禅师回答说“没有”。梁武帝不解佛法,不知福德与功德的分别。所以鼓励居士们,布施供养虽然重要,但只是修行的助缘,真正的修行是应有“闻思修”之外,更应行深经藏,对佛法的理悟,以心为修,以戒为持,是学佛人应有的态度。无论是出家人,在家人,也应有如是学佛的智慧。

我的佛学导师,释晓云老法师说,『观想佛陀即身教育与觉之教育,旨在示现上山修禅,下山教化,显扬佛陀教化 ,不祗为“自己求安乐“,而重要的是为“众生得离苦”。』她所谓之众生的离苦之意思,就是众生的了生脱死,佛陀说法的究竟目的,四十五年间都是为世间人之安乐而说。人生的安乐境界,就是烦恼解除,生活的自在。居士学佛也应,上山修禅得智慧,下山教化渡众生,以居士身深入社会教育世人,以慈悲喜舍的布施精神,救渡苦难中之人,以佛教的教导,佛法的滋润,得以使身心安乐,在出世间法上,得以烦恼消除,得到究竟往生净土的希望。

有情众生的根本烦恼即是“我见”,要了生死证涅盘 ,就须空去我见。佛法上说,凡人和圣众的差别,就是在於执我和无我。凡夫因为有执我所以轮回不休。圣者因为无我,离我执,所以解脱。

学佛要有正念的心态,持以正信之心,启发正心的信仰,为佛教的传承,佛法的流长,尽形寿。以正念、正信、正心,学习佛法,是初入佛学的善缘,善信之众有如是智慧佛学,以佛法为基础的学佛,才是真学佛。佛教主张,应以“智慧得正见”,而不是以“盲信生信仰”。离开盲信免堕入迷信,以智慧对治迷信,信仰更生正心,是学佛的缘起。学佛并且避免过度个人崇拜,以免为修行自设障碍,居士学佛应有如是理信信仰。

居士佛教的企业观

“居士”即所谓,在家之学佛人。在家人均来之以工农商文化教育界的社会人,所以是社会生产者,自归依佛教后,是佛教的支持者,是佛法宣传者,是布施者,即所谓,负有护法和供养者之任务。居士学佛从佛陀时期已开始,佛陀的四众弟子,即所谓出家二众和在家二众。在家二众即所谓优婆塞(在家男众),优婆夷(在家女众)。出家二众,就是教内常说的比丘,比丘尼。统称为四众弟子,也称为佛教徒。佛陀授予佛法让四众弟子学习,佛法的内容分为经律论。经律论的集成,是佛陀说法的精华。四十五年说法的目的,就是为了众生之离苦得乐。从佛法上说,离苦就是为了离开轮回之苦,得乐就是往生净土为修行之乐。

居士学佛和出家僧众略有不同,从戒律制定内涵就可理解。出家即所谓离开俗世之家,回归如来之家,所以说,出家人以寺院为家。出家目的就是为专业修行,以比丘、比丘尼戒为戒律,以经典为学习,以如来之本愿为志愿,达致以佛法修行而开悟,而普度众生,共为解脱。佛陀教导在家人学佛以,五戒、八戒、十善法、八正道,为修行达致开悟的方法。无论在家和出家人,修行的目的是为了开悟,追求的目标是为了成佛。

出家修行无法从事工农商业之生产,因为这是出家戒的根本。为了生存,唯靠在家众之护持,以布施供养安定出家众之生计,得以安心学佛求道为解脱。成道解脱的目的,是为了解除众生的离苦。释迦太子为了学道而离开世俗的荣华富贵帝王之家,进入苦修受身心之痛,但还是无法开悟,后经过四十九天的禅修净心而启发内在的般若智慧而开悟,世人称为佛陀。成佛后在世间说法,普度众生,成立教团,这便是佛教住世的开始。

居士学佛都来自於工农商社会,为了生活有农耕工业生产,有企业经营,生产及经营利润所得为生活所求,为心灵开拓而学佛修行。佛陀对在家人的教导,以营利收入,分为三份,一份为生活所需,一份为储蓄,一份为布施。佛陀禁止出家众从事农耕生产业务经营,所以立有二百五十比丘戒,和三百四十八比丘尼戒,目的是为使修行者更为精进,所以嘱咐在家居士们,以布施供养护持修行者,得以方便学佛,而佛陀也立了在家戒,引导在家众归入教团,以正业,正命之行业为生,在行业中除了修行外,亦护持正法,布施供养,使教团持续发展,使佛法遍流民间。出家在家众之分工合作的精神,使佛法的盛行就是佛教渊远流长之缘。

后记

中国佛教,把佛教徒分为“出家众”和“在家众”,在家人学佛而出家称为僧,中国人普遍称出家人为“和尚”,女众为“尼师”,但中国古书上称出家人为“上和”,据说上和是 Sangha 的音译,后来才称为“和尚”。和尚这名称,如何而来已难以解释。

出家人的专业就是修行,通过修行开悟为普度众生,这是出家众功德回向。居士学佛以修行为副业,因为在家人以企业经营农耕为业,亦以职业为谋生,佛教训导以道德行为的规范,以正业、正命的良心经营,谋生的正当化,对信仰及社会责任的担当,这便是居士学佛修行的特殊性。

日本净土真宗的世俗伦理教义,认为以生意模式服务社会,以沿街挨户兜售物品,以交易方便人民,做为修行取向,他们认为兜售,不是为交易利益作为,而是对阿弥陀佛的慈悲精神的敬礼。这种修行方式的理论,是日本佛教净土真宗的特色。

居士学佛均来自于社会各阶层之各行各业,佛陀之善导,使他们以道德行为妥善规划业务,以良知,正当的职务的从事,对宗教信仰的精诚与对社会公益负起佛教徒应尽的责任,所以制定了不同于出家的戒律,来指导在家众在日常生活中学佛。如八正道为在家人所设之方便法门,以方便在家人,在业务职务之馀亦可从事修行之善举。道德企业经营,敬职敬业的精神也是属于修行方式之一,持以正见,正思维,正法,正业,正命的教戒,就是介于企业与修行精神所在,如此才算是过著真正在家佛学佛的教徒的生活方式。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