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居士佛教的时代使命

古晋佛教居士林
林长
蔡明田居士
二0一三年十二月廿九日

槟城北海佛教居士林佛教居士研讨会

 

 

佛教的文化发展

佛教传入中土,经过译经、撰写、编辑了大量的佛家论著,这便是佛法在中国流通之始,也是以后“佛学”发展的基础。因此佛经翻译形成了佛法,佛法讲解记录成书,佛经的注和蔬结果也撰写成论著,从论著的研究又演变为佛学,佛学的深探,佛法的理悟,就是博大精湛的佛学学术研究的结果,也是佛教文化的全面。

廿世纪的当时,佛教学术界把“佛教”和“佛学”分别解释和分开处理,认为佛教指的是宗教,即是教化的活动。佛学是佛法学术的研究,是文化的活动。二者的总和就是佛法活动全面,也是佛教文化内容。佛教界认同佛法修行和佛学研究并行,是当今佛教修行最佳之方法,所谓“闻思修”学佛的真意,这便是居士学佛应有的方法,和修行的态度。

竺摩法师在“佛教与人生的关系”一文中说;佛学与佛法和佛教,是三个名词,词异而义略别。佛学即佛之学理,或佛的学术;佛法则为学习此种学理或学术的方法,总括佛学和佛法的意义,合之而为佛教。因此佛教有习解和习行的两方面,习解的叫做佛学,习行的叫做佛法。但非解不能知其真,无行不能验其实,所以真能成为佛教徒的,必须要解行相应,智悲兼大,才成为一个完整美满的人格。

佛教居士的使命

佛教的流传经过二千六百年后的今天,经过历史的见证和考验,由兴盛衰退又兴盛的过程,这种现实使我们对佛教的将来的警惕。今天的佛教,因为居士的积极参与,更显出活力。佛法在文明开创的时期,文化发达的年代里,更显出其信仰的理性。资讯的传播佛法更迅速发展,所以当今的佛教,是可预期发挥佛法的特殊性,尤其在商业社会,科技发达,文化教育水准高上的年代,居士佛教的盛行是有其必然性。

当今的佛教组织,大体上可分为二大类,(一)寺院组织,(二)教会组织。寺院以出家人为主体,在家人为护法。中古时代的中国佛教,僧人以寺庙为家,主持寺务,管理寺产,都是以出家人为专职,然而在家人居于香客,或是访客,似乎和佛教没有直接关系。今天的南传佛教,我们还可看到这种状况。

当今的佛教,除了寺院之外,还有教会组织,教会以在家人为主政,出家人为导师。这种僧俗合作的方式,在汉传佛教体系中由来已久,尤其在清末民初居士佛教更显现突出。然而近数十年来,佛教对文化教育的重视,而提倡,佛法的学习,佛学的研究,因而导致在家佛教徒,乃至出家僧侣文化素质有显著提升,加以居士积极的参与,教会组织如雨后春笋,迅速地蔓延下去,佛教的盛行预期可待。

原始佛教时期的“优婆塞,优婆夷”就是佛陀的护法者。护持佛教,供养僧众,是佛陀对居士们的嘱咐。以后居士对佛法的推动,对佛教的护持,对出家众的供养,便成为一种信仰上的责任。

当今佛教的体系中包括,汉语系佛教,藏语系佛教,巴利语系佛教,三教派的教法,同时也在中国大地上发展,有如百花齐放,灿烂了中华文化,更给中国佛教带来了,百鸟争鸣的气氛,佛法在中土的盛传而开花结果。

数百年以来,佛教信仰已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份,佛教的习俗活动和中国社会文化密切相关,所以说,佛教的教育和佛法的活动,影响社会民生和国家的安危是有息息相连在一起。

 居士佛教

清朝末年,因为社会的动荡,外来文化的侵蚀,深深影响到中华传统文化,而起了改变,也因为佛教文化教育本身的缺失,佛法功能无法起作用,因而迷信迷漫,又和神道混合,佛教已不像是佛教了。时势危急之际,居士佛教的崛起,知识界著名人士如杨仁山、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欧阳渐等,群起为维护佛教的热诚,振兴佛法,也为复兴中华文化的同时,也为推动佛教的现代化而努力,因而佛教的复兴,佛法流行,经过历史的过程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佛教经过百年以来的争扎后,佛教文化步步的提升,佛教的陋习俗行慢慢的改变,弃迷信以智信为信仰,才有今天佛教庄严形象。

佛学的创作和研究,任何情况都体现在“文字般若”的发展上,佛教之所以能够传世不绝,佛法能够融和中华传统文化,而又受到深深的影响,并成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份,主要的因素是佛教具有非常浓厚的文化性和教育性的本质,这种文化的表现可从佛教学术面的著作,显现其思想和精神,从佛学创作活动上,更可认识到佛法的优越性。

中国佛教的经译,不单是佛教文化的发展,更是中华文化能量的补充。佛法的研究和论作活动,都是一代代高僧和居士大德的努力,创造出深厚的佛教文化艺术底蕴,因而也增添了中华文化的丰彩,留给后人丰富绚灿的,多姿多彩文化宝藏。

居士学佛和出家学佛人一样,以佛法为学,戒律为修,不同者,居士学佛是以职业外兼以修行,即所谓副业修行者。然而出家学佛是以专业性为修行取向。当然两者修行的目的是为了学佛,学佛是为了觉悟成佛,所以说,在家和出家学佛目的也是一样的。为了弃除无明,消除烦恼,解脱轮回,而离苦得乐,是佛陀对佛法教导之内容。

近代佛学家专以“居士佛教”这名词,号称在家集体学佛之精神所在之新理念的学佛思维,认为真学佛者经过皈依仪式后,即可称为“居士”。居士不仅只在信仰上做功夫,更应进一步对佛法的了解,佛理的弘扬,对佛教的推动,以供养负起居士对僧众之护持,并对社会负起佛教慈悲精神之布施工作做出贡献。这便是“福慧双修”的居士学佛理想功德。

“居士佛教”是近代学术界,从“佛教居士”的理念,发展起来的新思维。梁启超说,“居士佛教即成为一种时代流行时尚。”近代文化教育界人士群起对佛法的研究,以清哲的佛法为教材对社会大众的教导,因而佛教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认为要振兴中华文化必先复兴佛教,这种论理确实有其道理,因为佛教文化和中华文化是相关连的。

居士组合的学佛处,就是居士会的组织,居士会成员来自于各行各业的社会各阶层人士,为了共修学佛而集合组成教会,通过教会组织进行共修学佛外,亦为佛法上的供养,布施为社会的慈善福利,做出佛教的贡献。这便是居士佛教的精神所在。

居士的社会责任

居士学佛自古而然,居士对教会的组织是近世纪的现象,因为居士的教会组织带领佛教深入社会,吸引文化青年参与,壮大佛教组织,更把佛法广为流传,向世界各角落发展下去,同时居士教会的成功组成,对僧众的护持有加,这便是僧俗合作的默契,也是居士佛教的一贯立场,也符合佛陀普度众生平等信念的精诚所在。

居士学佛是在职业以外之个人行为,这种行为的表达,就是信仰的呈现,如佛家所说的“发心”,即是发大誓愿,以大悲心为自己,为众生的解脱,启发般若智慧,誓愿达致,般若婆罗密多的意境,为人生追求远大的志愿。

在家学佛人为了生活,从事各行各业,除了工农商兵外,亦包括了文化教育工作者,也包含学术界、科学界、政治界等领域,为了追求生活以外的更高精神领域的满足,以佛教为信仰,以佛法为依归,是人生唯一追求的目标。

居士在社会上以工农商业的生产经营管理,分销制度多元化,五花八门的商业组织,对社会服务的贡献是可称誉的。佛陀指导在家学佛人,以正道正行的服务精神对社会的贡献,也是修行表现的一种,为了以服务为修行意念,所以制定了五戒、八戒、十善法、八正道的善导,以鼓励在家人以善心经营,真心管理,以规范商业及职业之道德行为,使之正道,这也是佛家所说“修行”的本意,当然如果能在道德行为之上,再以佛教的戒律和佛法修持,布施供养的助缘,更使出世精神的体现,才是真正修行本色,也是居士学佛应有的态度。

服务的正道也是修行的一种,从佛法上说,不圆满才是人生,所以人生应以善心服务为修行,从不圆满中寻求圆满,是大乘佛教行者的实际行为,如果能从服务中实践修行,以自他兼利的服务精神,这便是道德生活的实现,这种道德的实行,对社会的净化、安宁的实现是可期待的。

佛陀度众出家,是要出家者,离开俗世回归如来之家,以修行理念管理如来家业,是出家真正本愿,因为出家的目的是为了修行,修行是为了学佛,学佛是为觉悟,觉悟是为了度众生,这才是出家众的回向功德。

佛教徒的企业经营

佛陀鼓励在家人住家学佛,以佛法的理念,引导在家众从事善业经营,职业的善选,善心对物资的流通,真诚专心职业的服务,显现善心和道德的经营本意,从佛法上说,正业正命正行的善待就是修行,如果加上佛法上的戒律、禅修、持念、咒持,更是真正的佛法修行的意境。

后记

佛陀的嘱咐在家弟子,以善心企业经营,道德业务管理,尽职的服务精神,也是表现在家修行的志愿。经营管理必有所获,佛陀又为居士们规划利益分配法,以营业所得,可分为三份处理,(一)自用,日常所需,(二)储蓄,备万一所用,(三)布施供养以建功德。所以说,从事业务,经营工农商务,只要遵从正道,以正命的服务精神供养众生,就是真修行的本意。

 

六祖慧能法师说,“佛法是世间法”。太虚大师所主张“人生佛教”,和印顺导师所倡导的“人间佛教”都是从,“佛法是世间法”的理念中发展出来的理论。所以说,佛教是世间人的宗教,佛法是世间人的信仰。佛教为世间人提供觉悟之资讯,通过佛法的修持必可见性成佛。最后祝愿大家学佛有成,早日见性悟道。

 

 

Written by

谢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