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is the Music Player. You need to installl flash player to show this cool thing!

大马佛教的传承和演变

古晋佛教居士林
林长
蔡明田居士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
新山柔佛佛学会庆祝创会卅周年 举行佛学研讨会主题:佛教的转型与未来发展

 

 


大马佛教的传承和演变

 

提要

佛教传入大马时间长远,可从古吉打建国时代开始,但经历史变化,时事变迁,佛教在大马的发展,也历经兴盛,衰退,再复兴的过程。

佛教在大马也是经历国际政治及时事变化而改变,因为华裔、泰裔、缅裔、藏裔等族群前后移民的到来,而使南北传及藏传佛教的流传盛行,因为弘法的需要,汉语及英语系的佛法大行其道。百花齐放,百鸟争鸣,便是马来西亚佛教发展的现实状况。

时代的转变,佛法的传承也随著社会的转型,使出世间法的传承进展到入世间法的发展。佛法即是世间法,世间佛法为利益世间众生,而滋润在家人的学佛心态,因而居士佛教应时代需要而盛行。大马佛教组织由出家的寺院,到在家的教会组织,出家众及在家众共同为佛教的发展佛法流传而努力,中文英文各宗各派的佛法的教学和修行共进,是大马佛教辉煌之处。居士学佛的积极促进了居士佛教发展,佛法深入社会,带动了青年人的学佛,这便是僧伽佛教和居士佛教用心之处。

本文希望通过居士学佛的精神,精进佛学的思想以佛法修行,带动佛教的发展使佛法深入社会,居士可发挥的作用无可限量。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是结集居士学佛的智慧,发扬佛法的般若智,为文化佛教发挥教育作用。希望凝聚各宗各派各源流居士们的力量集沙成城,大家参与居士总会,壮大马居总的组织,在社会国家宗教信仰主流中发挥正能量。

 

前言

佛教的历史传承,二千五百多年以来,对人类社会文化的启发,文明的开拓,有著不可磨灭的贡献。佛陀提倡“缘起论”否定“神权”以“非神”信仰新思想,改变人类文化对世界宗教的新格局,打破了古代人类历史以多神到唯神崇拜,对“神造论”的神权立教思想的否定。

以“人为本”之“人本主义”的宗教信仰,提倡“人皆具佛性,皆可成佛”,是佛陀以众生心性平等一如,的思想而立教说法,目的为引导众生取智弃愚,以智信代替迷信,去烦恼,得清净,立本性,圆满人生,建立人生的理想,就是追求所谓“涅盘”。

时光带动历史走向未来,佛教也随著历史通道走到今天,世间一切现象,一年年之不同,丙申年的来临,乙未年之过去,接著又是新的一年,新的现象也是新希望。世间事物,幻化无常,缘起缘灭,无有间懈,这便是佛家常谈之,缘起性空,因缘和合,生住灭空的现象。也是佛陀说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之真实意。世间之事物现象原本如此,宗教的发展也随著世间法的迁流,此起彼落,不断轮转,生有灭空无常无我的原本现象。

 

佛教在大马的传承

马来西亚佛教的发展早在二千年前已有存在,(根据赤土文丛,”吉打二千年”一书的叙述)后因长远历史过程,时事之变迁,加以伊教强权的传入,殖民地教育感化基督教的盛行,冲击了佛教的发展,失落文化的佛教,无法抵御积极宗教的攻势,本地区之佛法因而被隐没在历史长河中,被时势所淡化。

近世纪二/三百年间,因为中国移民的再到来,同时再把中国南方人的习俗信仰带来,随后也有北传系的中国大乘佛教,通过文化教育理性宗教信仰传入,佛教开始复兴。中南半岛之南传原始佛教,因为和马来半岛是一衣带水之地缘性关系,所以南传之原始佛教流传于半岛之东海岸地区,也有从锡兰传入的上座部佛教教法,在马来半岛中部宣扬。

考古上认识(吉打二千年书上所记录之考古文物及佛像)早期吉打地区之佛教明显是大乘佛教教法,乃是由印度及印尼传入者。近世纪由尼泊尔及印度传入之藏传秘密宗派之佛教,形成南北传及藏传佛教的三乘传承,持续推动佛法的灿烂,建立和奠定了大马佛教之多元性的发展基础。

马来西亚佛教的发展,由兴而衰再盛行的过程,近百年来由于中国文化僧人,不断随著商务移民南来,大乘佛教的传承因而盛兴,文化佛教以大乘佛教经义为教导,除了僧人外居士也投入其中,把大乘佛法发扬,寺院林立,居士组织争先恐后的建立,兴盛了汉语英语系的佛法在大马传承。南传上座部和北传大众部的佛法,加以密教各传承之藏传佛教前后的到来,钟鼓声不断,弘法声四起,信徒之虔诚,是马来西亚佛教近现代来的现象。

南传佛教从泰国、柬埔寨、缅甸,尤其是斯里兰卡方面传来,使原始佛教对英文源流的信众影响更为深远,改变了英文教育源流之华裔青年信仰耶教之倾向。中国、泰国、柬埔寨、缅甸、斯里兰卡、西藏各宗派源流之佛教,由四面八方涌入,助力于佛教居士的努力,各传承之僧人的用功。北传、南传和藏密传承的佛庙遍满全国,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这是近百年来的现象。南北传佛教及密宗传承,终于在大马确立脚步,并向世界欧美乃至澳洲加拿大一带展开发展的势头。

佛教在大马的传承延续不断,几十年来佛法的发展迅速,佛教徒大有增长,出家在家各立门户,因为数量之多而组织总会。马来西亚佛教总会终于在一九五七年获得社团注册局批准,并在一九五九年在槟城极乐寺举行成立大典,结集各源流教派的总会组织,为佛教的团结做出贡献。之后为更全面健全宏法工作,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接著成立,继后马来西亚佛教僧伽总会也应时势所需而组织起来。

大马佛总是结合出家寺院及居士团体,而成立之总会。大马佛青总会是出家在家佛教青年组织。大马佛教僧伽总会是出家众之佛教组织。而大马佛教居士总会也应居士界的要求应时而起,组织总会为团结佛教在家众的力量,为佛法的推动,文化佛教的发挥,以教育方式宣扬佛法,以布施供养的德性护持佛教。是今天马来西亚佛教整体发展的趋势和方向。

从实际情况上来说,佛教徒的比率虽然以在家众为多,但出家人在教中,以佛法修持为专业,在家人以僧伽为尊敬,被学习的对象。僧伽被誉为“僧宝”,因为对佛法学有所成,且俱人天师表,所以出家人被尊为导师,导师以法为布施,居士以法为学习。教内在家人扮演为“供养者”,教外为“护法者”,对社会是“财布施者”(居士也有以法为布施),这种分工合作的方式,是一向以来佛教发展基础,也是历史事实发展使然,出家在家教徒的合作,是佛教在大马渊远流长的关键。

 

文化佛教

文化对佛教来说是重要的,佛经的集成是文化教育的成就,没有文化就无法集成佛法,佛法的学习,佛学进修,智慧的获得,般若的成就。居士们智慧的提升,对佛学的认识,佛法修行是重要的,也是做为一位有智慧有文化的佛教徒的本色。

居士的学佛除了护持佛教,供养僧众,布施社会外,深入经藏,自我修行,为圆满自己最为重要,因为修行可了解佛法,佛法的理悟可圆满自己,人生的圆满可以利益众生,所以学佛是自利也是利他的。这种学习心态在佛陀时期确立的榜样,佛陀对在家弟子的教导,除了布施和供养外,对佛法的认识,以佛法充实自己,通过佛法修行,也是必要和迫切的,这种的学佛是究竟的,亦可达到了脱生死,烦恼解脱究竟的境界。

 

智慧佛教

佛法的修行需要智慧的开拓,智慧的启发可达成般若心识的升起。有智慧的人生才能分别佛法的真伪,心识上的邪与正,错与对的能力,虽然这一切都是“缘起性空”但当下必须分别,分别的取舍要靠智慧成就,也是心性必然反应。心的清净般若智慧必然升起,这便是佛法修行的重点,也是佛法不共外道的修行方法。

“维摩诘经”的启示以“唯心净土”建立“心净国土净”之不二法门。身心清净入不二法门之空有思想,是学佛修法究竟法门,是学佛修行的重点。居士的学佛也应以不二法门的思维,理悟人生生老病死的解脱为究竟。为了生命的解脱,佛法的修行应更为积极,以三无漏学之“戒定慧”,三慧之“闻思修”的途径,达致“无明”的清净,“烦恼”的解除,而生死解脱,轮回止寂,涅盘境界。这种境界就是出家在家修行人,对学佛修行的目的,更是佛陀立教说法,普度众生成佛的真实愿望。

 

佛教居士

“佛教居士”的学佛,除了拜佛念佛念经持咒和禅修外,对佛学的进修,佛经的研究,达致佛法的了悟,才是真学佛,真正佛弟子的行为表现。“金刚经”上,佛陀告诉须菩提说,“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祗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於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解说,其福胜彼”。此经对我们说,布施供养是求福之德,是自利之世间法。发菩提心是成佛之法,以佛法普度众生是大乘佛教之“出世间法”,这种学佛精神的体现,也是真正为求解脱除烦恼之功德法。

佛教经典内涵含盖著,入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真理,所以称为佛法。佛法是佛陀的教育思想,是为众生的离苦得乐悲情而设的,佛法也是成佛之法,学佛必要学习佛陀的言教,所以我们读经的目的就是为了要了解佛法,佛法的了解就是为了人生的圆满,因为圆满的人生,就是成佛之因,是人生修行最高境界,也就是求成佛之果。太虚大师说“人成佛成”就是这个样子。

 

居士佛教

“居士佛教”理念的提出,是佛教新思想的议程,时值中国佛教在清末民初时期,佛教在中国经长期流传后,因为文化佛教的失落,佛法的传承无法持续,没有文化的佛教,佛法无法传播,因为没有佛法,导致迷信信仰的弥漫,文化教育界乃至工商界和社会群众的远离,而致使佛教的沦丧,佛法无人所知,以为雄伟的寺庙,庄严的佛菩萨像,就是佛教,烧香拜佛就是修行,然而佛经无人问津,更何况佛学,这便是中国佛教末期的情境。现时代身为佛弟子的我们,应以历史事实为警诫。

居士佛教之理念的实现,将是佛教的福音,希望居士佛教和出家佛教共同兴盛,就是佛教为利益众生,服务社会的动力和基础。清末时期杨仁山居士在南京成立金陵刻经处,是居士成立的第一间佛教组织,祗洹精舍是居士创立的第一间佛学院,开创了佛教的新天地。

杨仁山居士提倡文化佛教以教育方式宣扬佛法,刻经办学培养佛教宏法人材,带领知识份子,参与佛教的建设工作,呼吁文化教育界乃至工商界有识之士为振兴佛教文化而挽救中华文化的建议。他被誉为近代中国佛教复兴之父。他的学生太虚大师提出中国佛教之教理、教制、教产的改革方案,并以“人生佛教”的理论提倡佛教人生化,以佛法感化人天,恢复中国大乘佛教的“圆融”特质。追随太虚大师多年之印顺导师却认为太过於圆融和随缘随俗的教导,是不利於佛教的发展。印顺导师则提倡“人间佛教”以佛法在人世间为利益众生,所以他说佛法以人为本,不应天化、不应神化,不是鬼教,不是神教,他认为佛陀终在人间成佛的真实人间化理念的写照。

 

结语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成立匆匆已进入四个年头了,这段时间里我们每三个月到不同州属举行会议,检讨会务进展情况,并在当地举办佛教的文化活动如,论坛会、研讨会、交流会,乃至书画艺术交流等等,目的是为以“文化佛教”,带动当地的佛法活动,提高佛教的素质和功能。正信佛法的流通,佛教文化的提升,可摒除迷信信仰,显现佛法的智慧,般若内涵启发,使真实佛教正信佛法的体现,就是还原佛教本来面目。

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的成立,是为大马佛教的现代化、教育化、年青化。发挥在家居士的能量,联合世界各国的居士团体,学者专家,共同为佛教的国际化,学术化,联络各国在家居士、出家僧侣,共同推动文化佛教,使现代佛教的光茫,献出现代佛教居士的功用。

最后祝愿诸位快乐安康,并以“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华严经的偈句和大家共勉,偈句鼓励我们,学佛应不断求取进步,以世界之大之宏愿,定为我们成就的目标。

 

Written by

谢旭原